WC日报WC新闻日报

桨板破圈

炎热暑期,桨板成为今年继飞盘之后又一个“破圈”的小众运动。在朝阳公园、亮马河等水域,五颜六色的桨板成为了点缀夏天的一抹“亮色”。新兴运动在火爆的同时也带动了水上俱乐部以及相关户外用品销售。部分户外用品商店桨板销售今年增长甚至高达145%。作为季节性强的小众运动,一方面,暑期过后,桨板能否持续走热还是个问题;另一方面,基础设施建设尚不完善、产业链投入还在初级阶段也都考验着桨板的推广。

相关笔记多达2万余条

“我已经能站起来了,快来帮我拍照。”第一次玩桨板的王女士颤颤巍巍地站在桨板上,不停地对着同伴召唤着。王女士在今年夏天通过小红书上的各种帖子,第一次接触到了桨板这项小众运动。

“我在小红书上看到了很多桨板的内容,这些游客拍照之后都特别美!”王女士说道。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红书上看到,“踏着桨板看绝美晚霞”“炎炎夏日里的小清凉”……有关桨板的帖子一篇接着一篇。据小红书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6月,平台上桨板有关的搜索量同比增长约11倍,截至7月27日,小红书“桨板”相关笔记已破2万条。

在怀柔的青龙峡多布营地,像王女士这样来体验桨板的游客并不在少数。还有不少带着孩子前来的家长,其中有不少家长还与孩子同乘一个桨板,甚至还有一些年纪较大的家长也加入其中。

不仅仅是怀柔,在亮马河、朝阳公园、雁栖湖等地,都有不同年龄的游客在颜色各异的桨板上划行。“前段时间还是以租借皮划艇的人为主,但最近桨板也多了起来。”朝阳公园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今年水上运动格外火热,以前还比较小众,基本是运动俱乐部的成员在玩,最近散客越来越多,还有散客体验过后直接加入了俱乐部。”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教授谷慧敏看来,桨板、飞盘等小众运动,在传入国内前已经在其他国家有了一定的市场。疫情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这些运动的普及速度。而国民经济水平的提高,许多年轻人成为了旅游休闲的客群,也让这些个性化的运动方式更加受到关注。

部分户外店销量增长超1倍

“今年玩桨板的人格外得多,有时候来晚了都租不到板,还得排队。”齐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排队买起了票。游客们的热情也拉动了桨板相关的消费,甚至让一些商家也赚得盆满钵满。“再玩几次我也可以考虑自己买个个性化桨板。”谭女士说着翻开了某电商网站,“不过还是要先找个教练把基本功练好。”

WhaleSports户外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周末来玩桨板的人比以前多了很多,几乎是几倍的增长量,尤其是下午4点之后人特别多。由此也带动了俱乐部桨板租赁业务,据了解,该俱乐部桨板租赁价格为258元一个半小时,并提供简单的教学。

“要想进阶还可以报名桨板教学团课,价格为500元/人。”齐先生指着AquaX桨板学院的课程表说道。据悉,位于朝阳公园的AquaX桨板学院是一家专注于桨板教学、团体课研发与推广的教育培训机构。据AquaX桨板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相较于过去,现在周末几乎都报满了预约的人,暑期俱乐部每天都有课,游客人数也比之前多了。

不仅仅是户外运动俱乐部,桨板运动的火爆也拉动了相关产品的销量增长。迪卡侬中国水上运动对外合作负责人罗丽表示,夏天是水上运动的旺季,桨板运动的“出圈”也带动了水上装备等相关产品整体销量持续增长。其中,桨板今年销量增长高达145%,相关的附件类产品销量增长超过200%。

据了解,今年暑期开始前,一家位于北京顺义奥林匹克公园的水上俱乐部月销量已同比增长了40%-50%。

“我之前在电商平台上看上一款800元左右的桨板套装,月销量已超过600件,不过在闲鱼平台上也有售卖二手板。”谭女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新手板一般在1000元上下,高阶一些的则需要2000元甚至更高,3000-4000元的桨板也是有的。不过新手购买划水板的比较多,在二手平台上甚至可以购买到千元以下的新手板。加上划桨、脚绳、救生衣等配件,一套平均需要2000-4000元左右。”桨板爱好者张先生说道。

季节、水域成限制性因素

“暑期过了,我可能就不会再玩桨板了,毕竟下水太凉了。”虽然喜欢,但是作为游客来说,更多的只是想拍照,待夏季一过,王女士并不会投入更多。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来看,桨板是否能站上市场风口,季节、水域问题是比较大的限制因素,作为季节性较强户外运动,在夏日过后,很多北方城市只能转向室内。随着天气转凉,此类项目热度会下降。单就夏季来说,对于水域少的城市来说,能否找到一块合适的、有相关管理措施的水域也是很多经营桨板的商家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桨板运动最大的局限性在于‘有水’,以成都为例,目前体验者仅能去到锦城湖、麓湖、三道堰及成都周边有较大水域的地点开展运动。”有桨板俱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此前国家体育总局水上中心发布的《全国冲浪(桨板)项目俱乐部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就对适合开展桨板俱乐部的水域进行了明确规定,要求桨板俱乐部可使用水域原则上不低于:长500米、宽50米、深度0.5米。此外,还要求水上中心除了继续完善已有的培训体系,还要在疫情防控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努力推广国内国际各个级别冲浪、桨板赛事,用竞赛杠杆带动项目发展。

谈到未来市场,谷慧敏还认为,目前我国桨板运动的开展仍处在初期阶段,其市场是否能够进一步扩大,与供给方对基础设施、产业链的投入程度也有很大关系。若要让桨板成为一种可以持续的夏季休闲方式,也应开发在旅游度假方面的附加价值,进一步扩宽市场规模。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张怡然/文并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