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WC新闻日报

俄乌冲突第83天,乌“文字游戏”被揭穿,普京划下了一条“红线”

“这是艰难的。”

17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视频讲话中如是说道,他承认乌军正在从马里乌波尔的亚速钢铁厂撤离,因为“乌克兰需要自己的英雄活着”。

只不过,泽连斯基的“文字游戏”终究是被自己人给戳穿了。

同样在17日,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马利亚尔透露称,昨日已有264人离开了亚速钢铁厂。

在这其中,53名重伤人员被运至新亚速斯克的一家医院,余者则通过“人道主义走廊”被送往了奥列尼夫卡。而这两个地方,前者由“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控制,后者则在俄军掌控之中。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泽连斯基政府含糊其辞,但事实就是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已经投降被押。

如今,只待亚速钢铁厂最后一个据点内的乌军“撤离”,马里乌波尔将彻底成为莫斯科的“囊中物”。换言之,这场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历时最久、过程最惨烈的战斗,总算结束了。

毋庸置疑,这对基辅方面而言,可谓是重大失败。

死守了那么久,怎么说投降就投降了?有消息称,钢铁厂内所有平民都撤离后,俄军疑似在钢铁厂内投掷了“白磷弹”,这种符合国际公约但杀伤力极强的武器,或许是压垮钢铁厂守军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战斗虽然结束了,可更深远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凸显。注意以下3个关键点。

其一,此前各方媒体宣传的“大鱼”究竟下落如何?有未经证实的消息指出,亚速钢铁厂内的“大鱼”已经被俄军捕获,这才导致乌军失去了战斗意义,进而选择放弃投降。

如果属实,这一条甚至多条“大鱼”该如何利益更大化,才是俄乌双方接下来的交手重点。当然了,即便“大鱼”传闻不实,数百名乌军战俘同样能让俄军“饱餐一顿”。

其二,无论是乌克兰,还是美西方媒体,对钢铁厂战斗的最终定性都是“移交控制权”,乌军甚至声明:马里乌波尔驻军已完成其战斗任务,乌军接下来将启动拯救守军的行动。

显然,泽连斯基仍拒绝承认“投降”,而这也是接下来舆论战的重要一环。截止目前,俄乌冲突已进入第82天,乌军能在钢铁厂内驻守两个多月时间,不仅鼓舞了乌军的士气,同时也给了西方加大援助的信心。

其三,马里乌波尔的“易主”,只是接下来大战的开幕。这枚“钉子”被拔除后,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的“陆上通道”也就被彻底打通,俄军可以向乌东调遣更多兵力。

此前,乌国防部情报总局局长布达诺夫表示,俄乌局势将在8月中旬前迎来转折点,底气来源于西方军援的陆续抵达,以及乌军对这些装备的熟悉与应用。

目前看来,随着马里乌波尔战斗的结束,俄军重点将集中于“顿巴斯会战”,或许会力争在8月中旬前完成“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阶段目标,以免乌军的反击逆转攻守形势。

毕竟,乌军此前刚刚经历“蛇岛争夺战”的失败,眼下又在马里乌波尔“折戟”,接下来势必需要一场标志性的反击战,来展示泽连斯基所谓的“收复全部失地”的决心。

总之,接下来的形势只会更加险恶。

对俄罗斯而言,只要马里乌波尔顺利落入手中,即便是用的时间久了些、付出的代价大了些,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战争进行到这一步,出现“兑子”的情况也实属正常。

当地时间16日,俄总统普京在出席集安组织领导人峰会时表示,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不会对俄构成直接威胁。

随后,集安组织还发布联合声明称,该组织6个成员国的领导人一直认为:降低欧亚大陆的紧张程度很重要,且愿意和北约建立“务实合作”。

在芬兰、瑞典先后申请加入北约的背景下,俄罗斯及集安组织的一系列表态,似乎有种“服软、缓和关系”的意味。

这也难怪会有人怀疑,马里乌波尔驻军的投降,会不会是俄罗斯同乌克兰与美西方进行的“交易”?代价是莫斯科减少对芬兰、瑞典申请加入北约一事的阻挠。

可这样的猜测,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一来,马里乌波尔虽然重要,但绝大多数地区已被解除威胁,即便是亚速钢铁厂也被包围多时,“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的地方,乌克兰守军又能坚持多久呢?落进俄方半个口袋的地方,算不上什么有价值的筹码。

二来,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带来的恶劣影响远不是“亚速钢铁厂久攻不下”所能比拟的。北约和俄罗斯的边界扩大一倍、俄重要城市圣彼得堡、不冻港摩尔曼斯克距离北约只剩几十公里,这些威胁不是“癣疥之疾”,而是莫斯科的“心腹大患”。

三来,集安组织不是俄罗斯的“一言堂”,普京没有能力让其余5国为他“背书”。实际上,除了白俄罗斯对俄乌冲突表现积极之外,哈萨克斯坦等国的态度都十分“克制”。

目前看来,集安组织要和北约缓和关系,这其实一直是集安组织的态度,加强对话也符合集安组织成员国的利益。

四来,即便俄罗斯进行阻挠,又能对芬兰、瑞典申请加入北约造成多少影响呢?真正的“杀手锏”,就是俄军也对芬兰、瑞典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但这显然不可能。

况且,俄方也采取了一定措施,普京亲自划下“红线”:北约军事基础设施不得在芬兰、瑞典进行扩张,否则将引起俄罗斯的回应。

关于这一内容,瑞典已经表示“不希望北约在其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或部署核武器”,而芬兰虽然不愿在加入北约前设定条件,但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普京真的“骑虎难下”了吗?也不尽然,毕竟土耳其这次大大缓解了俄罗斯的“尴尬”。

同样在1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坚决表示,土耳其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我不会说同意,让他们也不要感到委屈”。

土耳其的理由是,芬兰和瑞典在暗中支持恐怖组织,这样的加入北约会让北约变得不再安全。

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一个借口?眼下真的说不清。毕竟,土耳其在本次俄乌冲突的立场偏向“中立”,这本身在30个北约成员国中就比较“特立独行”。

鉴于此,埃尔多安不是没有可能和普京达成了某些“默契”。

不得不说,这场发生在欧洲大陆上的“好戏”,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