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WC新闻日报

kenzo是什么牌子,kenzo算什么档次

每年我都会给孩子们买几件KENZO的衣服,虽然有点小贵,但给孩子们买了也就买了,不计较了。

这是出去玩的时候,孩子穿的小裙子,拍照片很好看,仙仙的。

这种鲜活的大印花不能说是很潮流,但给人的感觉是经典独特的,这种异域风情穿在小孩子身上却是不一样的青春活力。

KENZO家的童装面料非常舒适,很亲肤,穿在小孩子身上我也很放心。

给孩子买衣服的时候也给卢先生带了一件虎头衫,蓝绿色的条纹第一眼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没等卢先生去实体店试穿,就买下了。买回来穿着却意外的合适,有种复古大男孩的感觉。

今年也给自己买了几件,穿上的感觉就是自己买值了!

夏天的常穿的是这一件白色衬衫裙,本来担心着没有腰身的设计会不会显胖,一穿上却意外的显年轻。

秋冬的话穿的比较多的还是这件虎头卫衣,这件衣服与我平时强调的气质优雅不同,它更多的是一种休闲和自由。

“时尚就像吃东西,你不该只吃同一份菜单”,这句话出自KENZO的创始人高田贤三先生。确实,偶尔变换一下风格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岁。

每当我疲倦了素色衣服时,我还是是会选择KENZO的官网去淘一淘有什么好看的衣服。

不仅仅是我,现在也有很多中年人尝试KENZO的衣服,一穿上就有返老还童的效果,但不会觉得太幼稚。

今天总算把家里杂七杂八的事情打理清楚了,打开了电脑,终于没有事情再阻止我和大家分享kenzo这个品牌。

一提KENZO,你最先想到的肯定是它的虎头和大眼睛,在不清楚这个品牌的发家史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最开始的KENZO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要追根溯源还得从高田贤三先生的故事开始说起。

但前不久,也就是10月4号,高田先生因在巴黎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了。当时候,看到这条新闻,再加上子觅受伤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有些抑郁。

其实每次提起KENZO,提起高田贤三,我总是感到很骄傲,能感同身受的是,一个亚洲的设计师能在巴黎取得一席之地,要耗费更多的努力,想想就觉得不容易。

高田贤三出生于1939年2月27日,日本兵库县姫路市,父母经营着一家旅馆,在当时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

看他小时候的兴趣,你就会明白他的时尚为何如此执着。

高田还有两个姐姐,因为两个姐姐的影响,小时候很喜欢看恋爱小说,他会看姐妹的杂志,之后开始对姐姐们的缝纫课感兴趣。大概就是这样,他的心里也就有了一颗追求时尚的种子。

我觉得高田年轻的时候是又叛逆又勇敢,当时的日本父权主义还还浓厚,他也应家里面的要求,考进了神户大学学习,能进神户大学学习,在我眼里已经是个学习小天才了。

但在他父亲去世不久,在19岁,他立马就神户大学退学 ,进入了刚开始招收男生的东京文化设计学院,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成为了那一届唯一的男学生。

1964年那会儿,日本为了建设东京奥运会场馆,高田的居住的公寓被拆后获得了10个月的租金作为补偿金。

此时,他想去法国的心已经很强烈了,拿着他的第一笔巨款,就跳上了开往法国的轮船。

一路上,船在香港、越南、斯里兰卡等多个地方停靠,对于当时从未踏出过日本国门的高田贤三来说,是一次难忘的冒险,他开始了梦寐以求的漫长的西方之旅。

后来再回忆起这段故事时,高田贤三说,这段旅程让他相信 “世界是美丽的”。

货船沿途不断在世界各地许多港囗装货卸货,在泊岸期间,高田贤三得以接触世界各大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风格,令他大开眼界。高田贤三服装中的浓浓的异国情调,就来自那段经历。

在这趟旅行中,它总不由自主地赞叹道,这世界太奇妙太丰富多彩了。

本来打算只待六个月的高田贤三,没想到把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托付在了法国。

在1965~1970年间,他过得十分艰苦,也不太会讲法语,靠给狗剪毛,给Elle杂志投稿为生,Ella杂志便把这些新的设计师投稿,转投给一些大的时装屋。

1970年,高田贤三在巴黎Vivian画廊举办了自己的第一个时装秀,无奈初出茅庐囊中羞涩,高田贤三的首次发布会十分简陋,只有二十几位参观者。

没想到,当时Elle杂志的主编竟然意外的出现在了人群里。不难发现,每个成功的设计师都有赏识的伯乐。

三个月后,他的作品被搬上了Elle的封面,高田贤三这个名字也一炮而红。同年,它的第一家专卖店KENZO也顺利开业。

故乡和巴黎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交织是高田贤三不同于常人的灵感来源。他始终以巴黎为设计对象,而东方的影响时不时地得以流露。

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看那些高定的表演,我并不是个喜欢看走秀的人,但高田先生的风格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只能说在众多走秀里,他的作品是极具个人风格的。

其实,七十年代的欧洲流行的风格是比较柔美的,强调勾勒出女性的线条美。

如果顺应当时的审美,无论是设计、还是打版,高田贤三肯定做不过欧洲的设计师。

不过,他另辟蹊径,反其道而行之,坚持自己的审美和民族特点,大面积利用花卉、树木、等自然元素,开创了新颖的丛林风。

同时,他在自己的设计中大量使用了和服的面料和造型,而且不时会加入中国、印度、非洲、南美等各个民族的元素,将各种文化杂糅在一起,再创作,形成了独特的民族风。

这样的设计在当时的欧洲是让人耳目一新的,这个不走寻常路的日本人给一直走优雅路线色调单一的法国时尚界带来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丰富的颜色、艳丽的风格、明显的异域风情一下抓住了法国人的眼球。

印象中,大概是从中世纪起,欧洲的服装都是华丽,庄重,有束缚感的,几百年都是这么一个格调,渐渐地,欧洲也很渴望接触到外来的服装文化。

然而二十世纪的中国、印度、韩国都很封闭,在时尚这一方面也没有什么进展,能接触到亚洲的文化也只有通过日本,高田的设计可以说是给欧洲百年不变的审美带来了惊喜,让巴黎的人们也感受到了东方文化的魅力。

当时的年轻人追求个性解放反对束缚,而KENZO服装的直线剪裁,穿着舒适的体验,明亮颜色的对比形成的视觉冲击感也正好迎合当时年轻人的消费需求。

KENZO PARIS之所以印着PARIS,除了因为它是在法国创立的品牌外,高田贤三希望加上PARIS可以让自己的品牌更国际化,而不是只认为它是一个日本的品牌,而是走向世界的品牌。

短短十年,KENZO一路高歌猛进。“到了 1970 年代末期,KENZO 已经成为全球销量最好的品牌”,高田贤三曾自豪地说道。

KENZO家的衣服并不平价,买一件夏季的短袖都要一千起步,价格这么高一部分是因为做工,一部分却是它所蕴含的文化,他们是在把衣服当做艺术品在做,我觉得还有点收藏价值。

它的任何一款面料花纹、图案、服装款式等都是经过无数次会议讨论、设计、修改、再设计、再修改,可谓千锤百炼、精益求精。

原本可以依靠电脑快速完成的工作,却非要求人工手工绘制,色彩搭配也会从几百种颜色中凭肉眼识别挑选。

令人佩服的是他对各种色彩恰当把握,不同颜色的拼接组合,尽管两个颜色都很亮丽,普通人可能搭配得很土气,而看完他对色彩的搭配,我总是忍不住赞叹:“大师不愧是大师”。

那种不同颜色碰撞带来的视觉冲击感比出彩的款式设计更让人印象深刻。

一个时尚品牌,只做衣服是远远不够的。1988年开始涉足家具和香水领域,并推出了一系列畅销产品。

品牌在香水方面的最新大热之作是“世界”(World) ,眼睛形状的瓶身设计和一个由舞蹈演员兼女演员 Margaret Qualley 主演的视频广告让其大获成功。

无心插柳柳成荫,KENZO的香水比它的时装更出名,价格多在五百元钱左右。舒淇代言的一枝花香水,那一只灵动的罂粟花,是多少女人想拥有的红色陷阱。

说到香水,只能说千人千鼻,很多人说这款香水很好闻,但我去实体店闻了好几次,都觉得脂粉味太浓重了,不是很喜欢。

后来,KENZO家在世界香水的基础上又研发了三款新的香水。

KENZO 大开眼界淡香氛花香果香调型,大开眼界淡香氛, 撷取清新香梨、馥郁牡丹和香甜杏仁花,以及贵气鸢尾调制成令人惊叹的花香果香调,这款璀璨闪耀的香氛适合于散发着洒脱无拘无束气质的女性。

KENZO 大开眼界淡香氛幻想世界限量版,这款璀璨的香氛穿上粉色繁花外衣,标志着梨花、鸢尾花与杏仁花的结合,焕亮灵动闪耀的大眼睛。迷人的花香与馥郁的果香绮丽交织,碰撞出带有粉色的俏皮少女感香氛,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这款蓝色也是限量款,热情大胆的少女感香氛,融合了红色覆盆子香,馥郁牡丹香,盛放茉莉香,以及龙涎香调,具有个性魅力,洋溢青春活力。个性又不失可爱,另类又不失迷人。

他把时尚献给了女人,没想到却把爱情给了男人。这里要插播一个八卦小片段了,在性取向这方面,高田贤三先生非常勇敢,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他与伯爵卡斯特拉在毕加索的女儿的晚宴上相遇,卡斯特拉是一名建筑设计师,熟悉日本与欧洲的建筑设计,大概是彼此感兴趣的都是彼此家乡,两人相互吸引,不久便相爱了。

后来,伯爵的去世,高田贤三先生意志消沉,无心搭理公司的事情。LVMH的老爷子真是出了名的爱并购品牌,高田在93年的时候也将KENZO出售给LVMH集团。

到了1999年,高田贤三正式宣布退休,但也没闲着,自己玩起了家居设计,在2020年一月还创立了自己的家居品牌K3。

不管怎样,高田贤三在巴黎都是成功的,不限于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为日本设计师们打了样,诸多日本设计大师包括川久保玲、三宅一生、山本耀司,都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找到了走进世界舞台的路,赢得了西方和日本本土的认可和尊重。

在高田贤三正式离开KENZO后,2003年,品牌设计师由来自意大利的Antonio Marras接任。

Antonio擅长将美好时代的各种时装元素进行重组和再创造,对于KENZO这个风格分明的品牌来说是再适合不过。

然而,2011年,LVMH却发布了Antonio Marras离开的消息。令传统时装人惋惜的同时,这样的考量却不无道理。

当时的全球奢侈品市场正摆脱了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在快速激进的发展扩张中。对于LVMH公司高层来说,为打开中间市场,做爆款、宣传logo、使奢侈品年轻化才是切入转型的好方法。

而Antonio对时尚的态度也是偏执的,他觉得大众化可能会将整个时装行业置身于危险之中。以自由和创意才是时尚为理念的Antonio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无法与LVMH高层达成一致。

就这样,在业内强烈竞争的压力之下KENZO的销售表现每况愈下,在2011年Antonio Marras正式离开。

LVMH集团对KENZO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明确KENZO的轻奢定位以外,顺应年轻消费群体的崛起,和潮牌市场的强势增长,KENZO的设计风格走向了年轻、街头。

同年,KENZO钦点Carol Lim和Humberto Leon接任品牌创意总监。Leon 和Lim 在加入Kenzo之前就创立了自己的品牌Opening Ceremony 。从一家买手店,迅速发展成了纽约颇具影响力的时尚品牌。

Opening Ceremony 的发展和走红速度是惊人的,也证明了Leon 和 Lim 在品牌运作方面的才干。LVMH选择他们做Kenzo 的创意总监,就不难理解了。资本面前,赚钱的才是好品牌。

事实上,正是这一对设计界“新人”拯救了KENZO。多年经营买手店的经验让他们有着超一流的时尚嗅觉和用户感知力,他们知道现在的消费者喜欢什么风格,爱穿什么样的衣服。

我们最常见到的虎头和眼睛标志就是他们设计的,很难想象出没有学过设计的他们能有如此天赋。

比起设计,Leon 和Lim 出众的营销才能是毋庸置疑的。两人深谙如何玩转街头文化、年轻潮流;懂得运用时尚和创意界的人脉,不断推出创意联名,吸睛、制造热点。

2010年之后集中爆发了时尚博主、明星街拍「带货」的新玩法,Leon 和Lim 又抓住了机会,通过名人效应和社交媒体迅速提高品牌曝光度。

不得不说,年轻人还真吃他们这一套,Kenzo 的市场知名度也高了,并开启了爆款之路。

但虎头最初概念的提出者正是创始人高田贤三。都说高田贤三的心里住着一片森林,他最爱的画家法国后印象派大师卢梭(不是启蒙运动的那位卢梭哟)的作品。

当年高田贤三甚至花了三个月时间,亲手将卢梭的不朽画作《梦境》绘制在自己第一间店铺的墙壁和台阶上。

高田贤三一下子被卢梭点亮了他的丛林情节和东亚文化圈里对老虎的崇拜之情。于是他在自己制作的一件衬衣上画了一个小虎头,但高田贤三本人直至退休仍没找到改变之道。

万幸的是,这件尘封了几十年的衬衣恰在无意间被Humberto发现。Humberto的灵感大门瞬间被打开。为了将老虎画的像卢梭一样有张力,Humberto苦思冥想,几易其稿。

2012年,KENZO发布了成为品牌象征的虎头衫。虎头KENZO席卷了当季巴黎时装周,也成功攻略了无数明星潮人的衣橱。

创始人高田贤三对Humberto赞不绝口,这位年纪还不如KENZO品牌大的年轻人替他完成了他的丛林之梦。

虎头卫衣最受欢迎的,据说是卫衣女孩都要有一件的单品,其实这个虎头卫衣火的原因,和KENZO的营销也有很大一部分关系。

Leon 和Lim 非常热衷于把自家的虎头衫送进明星衣橱,其实这些明星也不会刻意去穿,但是送出去的衣服多了,今天不是这个明星就是那个明星在穿,KENZO在社交媒体上出现的次数就渐渐多了起来,再加上大虎头的个性化的设计,难免不让人注意到。

杰西卡·阿巴尔用虎头卫衣搭配皮裙也很有青春洋溢的感觉,这种搭配也给中年女性提供了虎头卫衣的穿搭思路。

Selena Gomez穿的KENZO的橄榄绿卫衣也非常别致。

带货王戚薇更是从头到脚的KENZO。

当然时尚博主们也怎么能少一件KENZO的虎头卫衣呢。

就连不同肤色的宝宝,也穿上可爱的虎头卫衣。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个时候去北京太古里走一趟,就仿佛去了一趟井冈山,人人身着一件虎头衫,那段时间KENZO真是太火了。

虎头元素不仅仅是在衣服上,更是在你想得到或者想不到的所有单品上。

把虎头元素融入在首饰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粗旷,反而有种别致的高级感。

现在KENZO的旗舰店里还有印着虎头的手机壳,可能是年纪越大越有一颗少女心,粉色的这一款第一眼看到就好喜欢。

虎头火了之后,KENZO又乘胜追击推出了眼睛系列。

这个眼睛叫守护之眼,据说是象征着远离痛苦、捍卫健康与幸福。一看这充满异域风情的图案就让人想到了古埃及壁画中的眼睛。

眼睛元素也和虎头一样融入了各个单品的设计,卫衣、钱包、裤子、西装都洗脑式地带上了眼睛的元素。

大面积的眼睛logo铺在西装上,又酷又潮,但是我不太欣赏得来,只能说很适合权志龙的风格。

我还是比较喜欢水原希子卫衣上的大眼睛刺绣,不得不佩服Leon 和Lim 是真的会选明星,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是因为权志龙和水原希子才入手的KENZO。

守护之眼在饰品上的运用却让我眼前一亮,更有一种神秘感和独特感。

其实,以老虎、眼睛为元素的单品不止KANZO一家,然而一提起老虎和眼睛人们最先想到的还是KANZO,Leon 和Lim 对于时尚的把握能力是真的强。

就这样,KENZO的两位亚裔设计师把一个以色彩和印花出名的老牌时装屋变身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街头潮牌,而KENZO在他们的带领之下也走出了不同的年轻之路。

不过火了几年之后,KENZO能买的款式来来回回还是老虎和眼睛,其他设计一年不如一年。

尤其是和H&M的那次联名,真的可以用吃藕来形容了,被人吐槽太丑、太怪异。可以说是突破了现代人的审美底线,普通人几乎都穿不出街。

就算是范冰冰也是靠着自己最后的那点气质才勉强撑得起来。

即使是超模,穿上也很一言难尽。

但是千篇一律的虎头、眼睛标志也很容易让人看腻,而且刺绣设计非常容易被抄袭,假货、仿货满天飞,也使KENZO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一搜KENZO就会出来大量教你识别真假的文章,

可惜的是,拯救KENZO的Carol Lim和Humberto Leon2019年7月离开了KENZO,今后将专注于自家品牌Opening Ceremony的发展。

怎样摆脱这样尴尬的境地,这种难题又交到了新任设计师的手里。接替他们的是葡萄牙设计师Felipe Oliveira Baptista 。

新任的设计师上任后,又开始了品牌拯救计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变了品牌的Logo,相比于以前细条矩形的拼接,新的Logo 确实更有现代感。

以及这样交叉的KENZO Logo,挺新奇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印在马路上的广告。

对于经典的虎头,也进行了全新的演绎。完全抛开原本的刺绣休闲风格,通过别致的线条剪裁和色彩拼接以及水彩寥寥几笔等裁剪和艺术方式展现。

这件油画感的长衫,颇具艺术气息,老虎的形象也是活灵活现,不过这种走秀款还是适合收藏,穿出去还是太招摇了。

对于常规款式,抛弃了繁重的刺绣工艺,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经典的虎头样式,简单清爽。

以及对老虎做了萌化处理,老虎不凶了,还有点小可爱。

在与WWF的联名款上,也可以看出KENZO被卡通化了新虎头更加的休闲、可爱。

当然,随着极简风的流行,低调的小虎头logo也运用而生。

在营销上,还是继续Leon 和Lim的一贯作风,找那些更年轻的品牌联名,比如Supreme和Vans。

和Supreme联名,这次联名的元素是绿色的鳄鱼,还是可以看到高田先生丛林风的影子,喜欢把自然的动物融入设计。

和Vans的联名中也能看到品牌最原始的花卉绿叶,很有高田的风格,但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样的设计太花哨了,穿不出门。

不过品牌骨子里的那种自由、轻松、愉快的调性还是在继续传承着。

眼睛在包包上的演绎还蛮别致的,既精致又充满神秘感。

在今年的夏季成衣设计里,还是延续品牌一贯的印花经典,用颜色、线条去强调自由、舒适、个性。

看看服装的配色,还是很有高田那味儿。

在网上看到这张图的适合,心里想,这八成是KENZO家的作品了,今天去官网找衣服的适合果然看见了同款。

而对于新设计师的作品,老粉持褒贬不一的态度,有人觉得改变品牌Logo,精简刺绣就是在损害品牌经典,但更多人期待的KENZO未来能不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不用担心的是,新设计师Felipe Oliveira Baptista 对KENZO的风格把握还是很准的,第一眼海报图就感受到了品牌强调的那种自由。

只是稍微改了一下Logo,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老品牌的精髓还在,新的老虎虽然没有那么霸气了,也是随着萌文化发展的一种调整。

卢璐说,

虽然我大部分的适合,都穿着素色的衣服,性格平稳理性,但是我回味完一下高田先生亮丽的丛林风设计后,也感觉热情奔放,似乎也感触到了丛林的自由。

这也许就是设计的力量,好的设计往往如此,能让人产生共鸣。

究竟KENZO会怎样发展,五年、十年、二十年后还会不会有虎头的标志,谁也不知道,就像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发什么什么,但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每一天值得期待!

今天的KENZO品牌故事分享就到这里啦,祝大家周五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