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WC新闻日报

只身远征的国安球迷:希望队员们能感觉到,第12人一直都在

6月17日,北京国安在梅州赛区被少打一人的梅州客家2-2逼平。
虽然球场是空场状态,但场外仍有1名球迷在为国安加油助威,“为了国安的荣誉”歌声高亢,余音绕梁。
《新快报》记者王敌采访到了这位球迷。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这名北京球迷姓周,34岁,国安死忠。
大周坦言,他已经痴迷国安20年。
即便最近3年都是赛会制,他依然想方设法追随着球队,纵然很多时候他根本进不了场,依然不离不弃。

大周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先陪国安打上前两个阶段的准备,算上所有衣食住行费用,他的先期预算大约是3万元。

北京到梅州直线距离1900公里,为了赶上第一轮比赛,大周在国安启程后的第二天(5月14日)就从大兴机场直飞梅县,并且不惜隔离2周。
“我一直关注着中超的开赛时间,以及国安被分配在哪个赛区,”他说,“确定开赛时间和梅州赛区之后,我就调整了我的工作安排,来梅州为球队加油。

明知不能进场,却仍固执前往,大周就是想让国安将士们感受到来自球迷的支持:“虽然封场比赛,但我还是希望队员们不要感觉是在孤军奋战,赛场上并不只有11个人在战斗,第12人一直都在。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大周就是国安在梅州赛区的第12人。

一个人大老远跑到梅州给球队加油,家庭生活都抛之脑后。
对此,大周表示,虽然父母和女友不能完全理解自己对国安的这种热情,但经过劝说也都能接受。
“他们也劝我在家看电视,说这也是一种支持,但我觉得这是不一样的,只有到现场,球队和球迷才能连接起来,所以我必须来到赛区。

大周在五华奥体中心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每到国安的比赛日,他都会提前半天去球场踩点,找一个最显眼的位置迎接球队大巴的到来。

“第一轮在曾宪梓体育场,我在场外找了个小山包,在那里举着国安的横幅等球队大巴,大巴经过我的身边时,我看到有球员朝着我敲窗户,他们看到我就明白他们不是孤军奋战了,背后还有球迷在。
”大周说。

按照安排,第一阶段的梅州赛区完全不开放球迷,这也意味着大周在短期内是进不去球场的。
大周没想过破坏规则、绕道进场,他选择站在球场外遥望。
“有时,我就在门缝那儿看看里面的战况,实在看不着了,就只好看手机。
”大周说。

遗憾的是,国安开赛以来的战绩并不算多么出色,前4轮2胜1平1负。
“一上来就输给了沧州队,后面虽然赢了两场,但我也不大满意,”大周说,“和梅州队这场也应该赢的,两球领先、多打一人,结果被扳平了……”大周没有针对球队的表现谈太多,遗憾之情则溢于言表。

失望归失望,并没有影响大周对国安的热情。
大周表示,真正喜欢球队,就不能只追求胜利,而是在胜利时为球队欢呼、在失败时为球队鼓劲。
大周说:“我当然希望球队的成绩能越来越好,但无论战绩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国安,国安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信仰。

在文章的最后,记者王敌感慨道:“一个人的呐喊,会单薄吗?也许是,毕竟身单影只;也许不是,因为信受奉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大周真正想表达出来的恐怕不只是球迷的力量,还有他对国安的那份热情与虔诚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