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快评:复活的前途还能讲好造车故事吗?

海狮网上周,一场名为《很高兴认识你》的前途K20(参数|询价)的预售发布会在视频社交平台悄然举办。一身Polo衫搭配休闲裤,久违的前途汽车创始人兼CEO陆群依然是那个侃侃而谈的创业者,但面容中多了一些沉稳和坦然。我想,这是从2015年前途成立到2022年,七年的起伏造车岁月雕琢的痕迹。

2021年12月,停更已久的前途汽车公众号再次发布了新鲜事,宣布与北京金港达成元宇宙赛事合作、苏州工厂策略发布会和交车仪式等等。它在告诉着我们,前途又回来了!我想,不只是我本人,大家一定都同样好奇,一度濒临倒闭的前途汽车是怎么活下来的?

事实上,长城华冠是前途汽车的母公司,它是一家为整车厂提供全流程汽车整车设计开发和服务的设计公司。2015年,长城华冠宣布造车,并创立了前途汽车。彼时的前途汽车备受关注,毕竟它是国内第六家拿到发改委和工信部批复的“双资质”车企。也是在那时候,蔚来、理想、小鹏才刚刚组建团队造车,可以说前途曾经是与它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的。

成立三年后,前途汽车推出品牌首款量产车型——前途K50,这是一台两座电动轿跑车。看到这里,您是不是也觉得前途在当时的一众“PPT”造车新势力中的一股清流,至少很快将量产车生产出来。前途的路数和特斯拉、蔚来是一样的,先造出一辆高端车型,给品牌树立高端形象,再推出走量的车型。显然,前途的第一步还没有走完,就倒下了。

陆群曾对此反思称,“大家经常会说到是受了疫情影响,对前途汽车来说,根本原因并不在于疫情。我们的问题2019年就出现了。2019年没有融到钱以后就出现了现金紧张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我们不应该把责任去推给外界,推给疫情,推给资本进入到下行周期。我们只能从我们自己身上来反思,一直反思到今天,那个时候我们是错的,而且错得很离谱,对资本的认知完全是肤浅的,甚至是错误的。”

一个对资本市场认知不够的团队,面对投资越来越谨慎的资本市场,结果显而易见。2020年年初,前途汽车接连被曝出业绩暴跌、资金链断裂、体验店交付中心陆续关停,母公司长城华冠连年亏损,也无法为前途继续提供资金支持。

前途汽车自此进入了黑暗时期,近两年的时间里没有生产,也没有销售,几近在公众视野中消失。而同时期起步的蔚来、小鹏、理想已经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现在想想高开低走的前途着实令人遗憾。

当然不管是陆群还是前途,都渴望拥有第二次机会。陆群这几年一直在与地方政府、投资人携手沟通,想要得到更多的投资。好在,他的努力有了回报。2021年5月,长城华冠在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召开了股东大会,同时宣布启动重回资本市场的工作,这也在给资本市场和我们一个信号:前途汽车要回来了!同年12月10日,瑞峰新能源发布公告称将认购长城华冠不多于4%的股权。在此基础上,陆群又将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校友身上,当然也确实得到了不少支持。前途官方表示启动了T轮融资(清华大学英文Tsinghua University,缩写为THU,疑似为T轮融资的命名来源),定向向清华校友会开放,投资人以清华校友为主,并声称此轮融资已经顺利完成。

随后,就如我们所看到的,前途汽车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2021年12月,前途汽车的公众号又开始推送消息,编辑本人当时还报道了这件事。今年2月,前途汽车发布了城市合伙人共创计划,计划招募50个城市的合伙人,参与这一计划可以享受“百万级销售红利”,合伙人购车还可参与后续车型的研发。不过有了前途K50的销量惨淡以及资金链断裂这些“前车之鉴”,前途还能否让这些合伙人去相信它,进而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去展示前途汽车的产品,现在还是个问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