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这名女子在遭到网民骚扰后跳到路过的摩托车上寻求帮助(法院裁定,投掷石块者和镇政府均应负责)

晚饭后,男网友将女网友送回家,但车的方向不对

该女子的四次回家请求均被拒绝。男人抱着她,亲吻她,抚摸她。双方陷入了僵局。这时,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这名女子迅速打开门上的厕所,跳出去寻求帮助。结果,摩托车被掀翻,挂在路边。摩托车车主掉进沟里,成了残疾人。

摩托车车主向法院起诉了这两名男女网民。该女子的行为是否构成紧急情况成为法庭审判的焦点。经审理,双方法院均认为,危险情况的制造商,即男性网民,应向摩托车车主承担赔偿责任,赔偿金额超过11.2万元。

事件

被男性网民骚扰

她跳到迎面而来的摩托车上

“救命啊!”52岁的崇州市杨马镇村民孙伟民(NicholasTse)在乡村小路上驾驶摩托车。这时大约20点钟,他隐约听到一声喊叫。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的门突然开了。一名17岁的女孩从副驾驶的位置跳到孙伟民的摩托车上,试图抓住孙伟民的衣服。孙伟民惊呆了。有一阵子,他没有反应。摩托车挂在路边,他和女孩沿着路边滚到沟里。孙伟民向警方报告,有人想抢劫。女孩向警方报案说她被强奸了。

女孩告诉警方,她的名字叫张榆。根据张榆回忆的说法,“想侵犯她的”不是孙伟民,而是车上的网民赵戈。在跳下车之前,她四次表示愿意回家,赵戈拒绝了。

那天下午16:00,她半个月前遇到的网友赵戈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要求她“出去玩”。赵戈开车送她去崇州当地购物中心的一家餐厅共进晚餐。19:00,赵戈让她回去,让她上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我没想到他会开车去洋马镇”。

张榆的家不在阳马镇。赵戈说“我们会在烤肉后回到杨马镇朋友家”,但张榆坚持要回家。途中,赵戈拉握住张榆的手,但张榆试图甩掉。赵戈开车直奔洋马收费站出口后,停下来等她的朋友。但十多分钟后,她的朋友仍然没有来。

此时,张榆提议第二次回家,赵戈提议回去之前先吃烧烤。面对坚持要回家的张榆,赵戈抱住她,不让她走。张榆以想喝水为借口,让赵将开车到一家小店下车买水,但她趁对方买水的机会下车逃跑了。

赵戈在马路对面追上张榆,再次拥抱张榆,并劝说张榆再次上车,因为张榆找不到回去的路。据警方记录,在此期间,赵戈的“亲密”行为越来越多,并多次侵犯张榆的身体。

当赵戈开车到杨马镇景公村时,赵戈因为开会在路边停了下来。在双方交谈中,张榆第三次提出回去,坚持下车,赵戈再次拥抱张榆。这一次,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擦伤。那女人把车钥匙弄坏了,扔出了车。那个男人被迫亲吻并抚摸那个女人。那女人反抗并抓伤了那个男人。当张榆第四次提出回去时,赵戈威胁说“如果你再搬家,就会伤害你”。

坐在车里的双方没有进一步的争执。相持约10分钟后,张榆看到前面有灯光,再次逃离,原因是准备上面的厕所——孙伟民出现在一辆摩托车上。

句子

摩托车车主索赔11万元伤残

法院认为,男性网民负有全部责任

2015年9月1日,崇州市公安局经调查认定,赵戈的行为构成猥亵罪,对赵戈处以5日行政拘留。

事发当晚,摩托车车主孙伟民被送往崇州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孙伟民出现脑震荡,右侧髌骨、脚趾和指骨骨折,急性发作时出现慢性支气管炎。为此,孙伟民两次住院并进行了手术,被司法部门认定为10级残疾。

2018年4月23日,孙伟民向崇州法院起诉赵戈、张榆,要求法院责令他们共同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费等,共计112144.36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该妇女的行为是否构成紧急避险,如果构成紧急避险,她采取的措施是否不适当或超过了必要的限度,以及她是否应承担造成不当损害的责任。

崇州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榆的行为构成紧急避险行为。赵戈对她的猥亵行为是危险的原因。摩托车车主孙伟民损失111944.36元,由赵戈承担。“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说,她并没有深深地融入这个世界,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天空逐渐变暗,她逃脱了。她的身体一再遭到侵犯,她受到语言的威胁。她是如此的害怕和无助。看到孙伟民的车来了,张榆看到了希望,抓住机会下车,跳上摩托车,然后向万特德离开。出人意料的是,发生了一起事故。两人都掉进路边的沟里,导致孙伟民受伤。“判决书写道。法院认为,公安机关现行法律文件认定,赵戈的行为构成对他人的猥亵行为,猥亵是对他人人身权利的侵犯。张榆多次试图独自逃跑,但未能采取措施跳下他人的机动车,这也属于救援措施防止侵权。赵戈继续对张榆实施猥亵侵权行为,对张榆的人身安全造成了真正的威胁。赵戈应对张榆规避风险给孙伟民造成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

赵戈不服一审判决,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0月22日,二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赵戈的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认为,赵戈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没有依法得到支持。

集中

如何识别“紧急风险规避”

关于“紧急避险”这一经典法律概念,本报采访了该案的一审法官王克勤

识别“紧急风险规避”

《成都商报》:现实中对“紧急避险”的认识是否更加严格,一般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王克勤(以下简称“王”):本案为民事案件,主要依据《侵权责任法》第31条,“如果损害是由于紧急避险造成的,应由造成危险的人承担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造成的,紧急避险不承担责任或给予适当赔偿。如果紧急避险措施不当或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紧急避险应承担适当的赔偿。”责任。"

此外,紧急避险还需要满足一些原则,如“两害相权取其轻”,即必须将风险转移到损害较小的合法利益,以保护较大的合法利益。此外,根据一审判决,确立紧急避险的条件如下:必须存在威胁合法利益的危险。所谓危险,是指足以损害合法利益的某种紧急状态;一定是危险正在发生。所谓危险正在发生,是指立即造成损害,或者造成损害的危险已经发生但尚未结束;它必须是为了保护合法利益不受新出现的危险的影响,这是紧急避险的主观条件;风险规避的对象必须是无辜的第三方;套期保值只能在必要的情况下进行。

成都商报:双方在跳跃的那一刻处于僵持状态,侵权并没有“发生”。为什么它仍然被确定为紧急避难所?

王:虽然在摩托车车主受伤的那一刻,这名女子似乎没有受到直接侵犯,但赵戈此前对他犯下了各种违法行为。她奋力反抗,多次拒绝逃跑,但未能逃脱。再加上这些场景,事情非常紧急。她完全有理由担心潜在的危险,所以她打电话求救,跳下车准备逃跑,可以认为这是侵权行为,并建立了紧急避险机制。

《成都商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衡量两害孰轻?

王:下车前,赵戈没有再次侵犯该女子,但双方仍处于僵持状态。没有人能预测以后会发生什么。由于孙伟民的出现,张榆紧急避险。这起事故的发生,阻止了赵戈进一步违法甚至犯罪,也阻止了张榆进一步受伤。相对而言,孙伟民的受伤损失很小。

关于紧急避险

过度套期保值的限制

《成都商报》:紧急避险和过度避险的界限在哪里?如果风险规避太多,您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是这样,您是否只需承担部分而非全部法律责任?

王:风险规避是否过度取决于所采取的措施是否超出了必要的限度。以自卫为例。制服对方后,继续殴打对方,造成重伤甚至死亡。这超出了自卫的必要限度。紧急避险也是如此。具体而言,在本案中,警方认定赵戈构成猥亵罪,对其进行行政拘留,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明该女子避险行为的必要性,但不超过必要的限度。

如果风险规避过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我们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与一般情况相比,我们应该承担部分责任。

本案对普通公民的参考价值

王克勤法官特别提醒:在与陌生人接触时,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此外,在紧急情况下,我们可以果断地使用法律武器,合理合法地维护我们的权益。对于如何赔偿紧急避险造成的损害,有一个明确的法律定义。此外,虽然本案中的摩托车车主没有主动行善,但《紧急避险法》明确规定,造成危险的人应该赔偿,这也减少了类似无辜第三方行善时的担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刀哥好帮手百科 » 这名女子在遭到网民骚扰后跳到路过的摩托车上寻求帮助(法院裁定,投掷石块者和镇政府均应负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