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大娘户口迁移北京遇难题:如何证明“我儿是我儿”?

“我得怎么才能证明,我儿是我儿子呢?”4月4日一早,丹东大娘孙绣华来到振兴分局头道派出所户籍窗口,把户籍民警问糊涂了。
原来,孙绣华是丹东人,儿子一直在北京工作,户口已经迁到了北京。
最近,儿子将她接到了北京一起生活,并开始为她办理户口迁移手续。
孙绣华的儿子出生在4月,但是她也记不清为什么儿子的身份证、户口本上的出生月份变成了6月。
现在她手中持有的、当年办理的“手写版”独生子女证上,出生日期为4月。
因为这两个月的“差头”,无法有效证明二人的母子关系,因此她的户口迁移手续无法办理。
孙绣华一头雾水,只好回到丹东寻求所属辖区派出所的帮助,希望民警能帮助她开出证明。
民警王永峰详细了解事情经过后,上网查询了孙绣华儿子的出生信息,出生月份为6月。
为了找到有力证据,王永峰建议首先核实原始出生信息。
当日9点,王永峰陪孙绣华来到她儿子当初出生的医院,在“档案山”里,翻出了孙绣华儿子的原始出生信息,泛黄的纸张上“出生日期:4月……”的字迹依然清晰。
“很可能是第一次网络档案录入的时候出错了。
”因此网络档案与现实档案有冲突,王永峰如此推断。
如果是这样,问题就变得更复杂了。
因为想要证明网络档案录入有误,就要找到当年最早一批录入互联网的户籍档案原件,这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档案又是按照户籍地归档管辖的,当时的地名与现在的出入很大,如果不知道规范名称,根本无从查找。
“我早就忘了俺家那个地方以前叫什么了,规范名称就更不知道了!”孙绣华愁坏了。
“找原来的老邻居问问吧!也许有人能记得。
”王永峰又带着孙绣华来到她当初居住的地方,那里早就动迁了。
王永峰几经周折,找到了两位孙绣华当年的老邻居,通过他们的回忆并与相关街道社区一起查找,找到并核实了孙绣华的老户籍地址以及当初的规范名称。
这时已经是15点多了。
王永峰赶紧给所里的户籍民警打电话,让大家一起帮着查找孙绣华当年的户籍老档案。
四位民警一起找,找到下班时间也没有找到。
孙绣华无法形容自己沮丧的心情。
“今晚不睡觉也给你找出来,你回家等吧!”王永峰送走孙绣华后,留在所里继续找档案。
户籍民警也都没走,进入加班状态。
“找到了!”户籍民警首先找到了一份孙绣华父亲的原始档案,根据这个档案上的信息,找到了另外一份带有孙绣华以及儿子信息的老档案。
“出生日期是4月!”几位民警看到这个数字“4”的时候,都有些激动。
因书写原因,这个“4”看起来确实很像“6”,这可能就是30多年前人口普查时,信息录入出错的原因。
“啪!”办公室里的灯连带着孙绣华的愁烦一起关掉了。
“喂,孙阿姨,档案找到了……”4月5日一早,孙绣华来到了振兴分局头道派出所,拿到了“我儿是我儿”的证明,可以去北京落户了。
临行前,她拉过王永峰合影留念,照片上,她笑容灿烂,做了个点赞的手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