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宜昌取消城镇落户限制!看低生育率下的户籍改革

又一城市跟进取消城镇落户限制。
9月26日,宜昌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加快推进城市化进程的实施意见》(简称“《意见》”),正式提出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
这意味着无论是购房,还是租房,本人及其配偶、子女、夫妻双方父母可在经常居住地申请登记常住户口,建立以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的全市统一新型户籍制度。
宜昌并不是第一个取消城镇落户限制的城市,但却反映了其在发展城镇化和建设特大城市的决心。
同时,宜昌也是在面临低生育率压力下,三四线城市如何下“大手笔”抢人的一个样本。
“特大城市”近在眼前除了破除落户的限制,《意见》还给出了一系列配套措施吸引人口流入。
在鼓励人才落户方面,对毕业5年内来宜昌就业创业、落户的高校毕业生,可按周边商品房价的8至9折购买“安转商”住房。
对于其他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宜昌也给予了相应的生活补贴和住房补贴。
同时,《意见》也保障了农民落户城镇的合法权利,明确将探索农户对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的自愿有偿退出机制,支持引导其依法自愿有偿转让上述权益,以及严禁违背农村居民意愿擅自办理落户。
中国指数研究院(华中)市场研究总监李国政向时代财经指出,《意见》主要是为了加快人口的城镇化,解决农民工在城市工作的社保、医保和子女教育的问题。
2018年,宜昌市在《宜昌市人口发展规划(2018—2030年)》中,为城镇化建设提出更高的目标。
按照规划,到2015年和2020年,宜昌的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59%和65%。
而根据宜昌市政府的数据,2017年宜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86%。
要达到明年的城镇化目标水平,意味着每年的城镇化增速要达到1.7%。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分析道,各地都有较为明确的城镇化率提高的要求,在这过程中,人口结构的改善成为一个重要的内容,所以带来政策持续放松的导向。
政策放松的背后还彰显着宜昌发展成为“特大城市”的决心。
早在2011年,宜昌已经要提出建设特大城市。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末宜昌全市常住人口为416.92万人,距离跨入特大城市的500万大关仅一步之遥。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认为,通过落户政策拉升产业、人口和资金的集聚,对于推进“特大城市”这个目标是非常有价值意义。
“各地的城市都希望通过加大自己城市的规模,以促进核心城市作为区域经济中心的发展。
而宜昌有这个基础和条件,也具备这个实力。
”宋丁告诉时代财经。
2018年,宜昌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达到8.5%,属于湖北省内增速较快的城市,高于全省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
其中化工、新材料、食品生物医药、装备制造已经成为宜昌的四大主导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到67.4%。
除此之外,三峡大坝、葛洲坝等工程也为宜昌的产业带来机遇。
宋丁认为,宜昌具有相当的空间围绕国家水利枢纽工程进行产业的转型升级。
低生育率下的户籍改革宜昌的梦想是“特大城市”,然而现实却有些骨感,它还面临着人口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
近年来,宜昌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
2016年,宜昌市卫计委发出公开信鼓励生育,并在信中提及“全市呈现超低生育水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的子女数不足1人”。
在2017年,自然人口较上一年减少了1.33万人,2018年的自然增长率略有好转,但也仅为1.39‰。
同样,像早前已经出台取消落户限制政策的山西、河南等地也都面临着自然增长率低的情况。
以已经出台相关政策的晋城为例,其出生人口数排名在全省末端,未突破3万人。
去年山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4.31‰,下降1.3个千分点。
而过去一直是“人口大省”的河南在近几年也处于“生不动”的节奏,近5年的数据显示,河南的自然增长率处于下降态势。
户籍制度的大刀改革不仅是为了抢“人才”,也是为了抢“人口”。
宋丁表示,在全国的生育率都面临下降压力的情况下,城市进行转型升级需要有大量的人口、人才,所以大家都拼命在“抢人”。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东三省以及天津是目前除北京、上海外生育率不破1的城市。
以哈尔滨为例,从2013年起,哈尔滨就设立亿元发展基金,到2018年,松北区全面放宽落户政策,取消了购房落户金额限制、放宽房屋所有权证限制。
在人口都往一二线城市跑的情况下,李国振认为,三四线城市放宽落户政策是特殊时期的大手笔做法,“城市发展要有一定的人口基数和人口规模,在出生人口下降的情况下,适当地放开户籍政策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吸引人口的效果。
”对此,严跃进也表示,类似户籍制度的限制打破,可以创造更多的红利,同时积极导入大中专院校的毕业生,对于优化人才结构和活跃地方购房交易等都有积极的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