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户籍改革,如果限购政策放松,一线城市会怎么样?

最近,广西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的新规定,这是前所未有的力度。
截至目前,中国已有31个省份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意见。
未来楼市会不会迎来大的变化?站长认为这是可能的。
根据广西有关部门发布的《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城镇居民定居条件将从12月1日起完全放开,城镇下乡的限制,如保险年限、居住年限和就业年限等,都将取消。
根据广西户籍制度改革,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定居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的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入分配权不受户籍变更的影响,可以继续享有农村“三权”的合法权益。
条例还保障了随迁子女的医疗、养老金、就业和教育。
也就是说,户籍制度改革可以让更多的人在城市工作和生活,这对当地城市的经济发展和房地产市场都有积极的影响。
广西户籍制度改革有其背景。
2016年9月,国务院正式发布《促进1亿城镇非户籍人口定居规划》,要求“十三五”期间,迅速突破城乡跨地区户籍迁移障碍,进一步完善配套政策体系,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年转移人口1300万人以上。
2019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以下简称《任务》),要求继续加强户籍制度改革。
会上提到,城镇常住人口在100万至300万的二线城市要全面取消定居限制;城镇常住人口在300万至500万的一线城市要全面放宽定居条件。
今年以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时机已经迫在眉睫。
随着国家政策的频繁出台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化已经进入倒计时。
具体到户籍制度本身,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合法稳定居住和合法稳定职业为户籍转移基本条件、以常住户口为基本形式、城乡一体化、以人为本、科学化的新型户籍制度高效、规范、有序。
有关部门经常提到放宽对居住区的限制,特别是在大城市,是当前户籍制度改革的重点。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仍有2.26亿人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在城市定居。
其中65%位于地级以上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
可以想象,未来有必要推动大中城市放开定居限制。
也就是说,在未来,包括部分二线城市在内的大量中小城市可能会全面开放落户。
今后,只要你能长寿,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安顿下来会更容易。
例如,如果你买了房子,你可以安定下来。
如果你长期租房,你可以安定下来。
如果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你可以安定下来。
提出各地城镇化率的具体目标不仅广西,而且其他省份已经确定了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定居的目标。
比如,西藏要突出区域性、民族性、文化性和时代性特点,“城镇化率提高1.5个百分点左右”,“力争城镇化率达到25%”。
吉林的目标是“力争1-2个市县纳入国家新型城镇化试点”。
虽然北京和上海在城市化一章中没有涉及户籍问题,但作为常住人口超过2000万的特大城市,北京提出要“加强人口规模调控”和“落实居住证制度”。
上海表示,“严格执行以积分制为主体的居住证制度”,要求“严格控制人口规模”。
河南提出,到2020年,力争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和城镇常住人口约1100万人,全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6%。
陕西指出,2020,10万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将落户城镇,全省城镇化水平将达到62%。
河北表示,到2020年,力争实现城镇600万城中村居民、400万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户,全省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
湖北提出“加快武汉城市圈经济一体化建设”,建设46个优质特色城镇,有序推进城市轨道城镇和高铁城镇建设,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全面落实居住证制度,确保100万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
放眼新型城镇化道路,因地制宜是最大的特点。
但是,开放大城市落户,取消中小城市落户门槛已成为大势所趋。
目前,海南、广西等省已经取消了对结算的限制,石家庄等城市也率先“零门槛结算”,而“零门槛结算”城市的数量可能会在未来继续增加。
但是,站长应该说,一个城市的人口吸纳不仅取决于户籍制度改革,还需要经济实力为流动人口提供足够的就业和机会。
因为没有工作和机会,就没有生活保障,流动人口就不可能留下来安顿下来。
我国城市化进入下半年,下半年的关键是培育经济增长极,而“以中心城市带动城市群发展”无疑是最重要的。
近年来,国家的大战略,从大都市区、城市群到自由贸易区,以及产业和企业的竞争,都围绕着大城市的布局展开。
因为发达的中心城市会反馈城市群的姊妹城市,比如北京带动天津、河北的发展,上海都市圈、广佛肇辉、深圳广汇的互动,深圳制造业企业迁往东莞,而深汕合作特区和广清合作特区的出现,都证明了城市群的巨大辐射效应和溢出效应。
因此,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为主,小城镇为辅。
比如,北上广深的资金总量和高新技术产业数量在中国都是首屈一指的。
如果限购政策放松,一线城市会怎么样?近日,这位站长发现有太多网友在后台留言,询问是否会放宽某地的限购令。
今天,站长不会谈一线城市是否会放松限购(显然短期内不会)。
只是说说如果——如果真的放松限购,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我们知道,一旦对大城市定居的限制不再存在,大城市对农村和中小城市的人口虹吸效应将更加突出。
如果一线城市放松限购,必然会给市场带来强烈反响。
一线城市房价高。
首先,我们需要看到硬指标,即潜在购买力。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2018年下一线城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数据:北京市有151904.13亿元,平均70万人,居第一(2170万常住人口)。
广州市有52503.14亿元,平均362100人,居第四位(常住人口1450万)。
北京面积16400平方公里,上海面积63.4万平方公里,227.4万平方公里。
虽然它只占960万平方公里总面积的0.02%,但却聚集了约七分之一的国家资本。
从上面可以看出,北京和上海的潜在购买力无疑是超强的,而且远远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
适当的钱并不坏。
如果购买量有限,不仅当地土豪、山西煤老板、新疆玉石土豪、内蒙古稀土矿主、温州民营企业主、莆田民营医院老板,甚至香港人都可能去热城清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户籍的开放和人口流动的便利,这种情况可能会越来越普遍。
中国三四线城市乃至二线城市的富人将不断把财富带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以及杭州、重庆、成都、南京、苏州、武汉等少数适合居住的二线城市。
对于公众来说,如何获得人口发展的红利?当然,我们应该尽快安排,尽量去我们都想去的大城市,在这些城市定居,或者购买房产,和这些城市一起成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