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还不放松落户门槛,武汉想多1000万人口至少需70年

二线城市增加外来人口的最大措施,是摒弃所谓的落户门槛,全面开放,而不是现在的“半遮半掩”和畏首畏尾的态度。
作为中国最早加入“引智大战”的城市之一,武汉市近日出台了新的《武汉市入户积分管理办法(2019年本)》(以下简称《办法》),并正式公布。
最大的变化是取消年度落户数量限制,累计得分75分以上的可在武汉落户。
武汉为何再次降低落户的门槛?数据可以说:武汉虽然是中国第一个实行“招人”政策的城市,但“早起晚起”。
2018年,武汉市总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3.08万人,其中有多少是由于“吸引人口”政策而增加的,可以事实上计算出来。
显然,这一数据并不高,尤其是与其他同步竞争的城市相比。
数据显示,同年,西安市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73万人,成都市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40.72万人。
这是二线城市吸引外来人口面临的尴尬。
期待与恐惧,“纠结”的人才引进一方面,武汉等实力较强的二线城市对人才需求旺盛。
只有这样,才能在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常态下,继续推动地方发展。
另一方面,对人口增长的长期恐惧使他们不得不维持落户阈值。
例如,武汉的人口增长目标雄心勃勃。
在5月于武汉召开的2019年全球服务外包大会上,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提出,武汉要实现三个跨越,包括推动城市人口由1000万跃升到2000万。
要知道,目前只有北京和上海超过了这个目标(重庆的人口数据相当于全省的人口数据,无法比较)。
但是另一个关于落户的数据有点尴尬。
资料显示,自2017年10月起,武汉市开始试行落户积分政策。
两年来,共收到有效申请5688件,户籍常住人口4486人。
这一数据与武汉市人口增长目标相差甚远。
有媒体测算,按照目前的人口增长速度,武汉要增加1000万人口,需要70年左右的时间。
可见,时间紧迫,“吸引人”只是时间问题。
但这一次,与石家庄、西安、南通等地零门槛落户相比,武汉取消了落户数量的年度限制,武汉落户累计得分75分以上的“招人”方式不够聪明,步伐不够大,更难以解决其人口增长目标的紧迫性。
“招人”政策难以实现真正的人口增长担心短期人口井喷导致公共资源短缺或城市疾病,是许多二线城市不得不保留户籍的原因之一。
但事实上,近两年来,这些二线城市由于吸引人口的政策,短期内出现了人口井喷,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一变化的背后是中国目前人口流动的真实情况——受户籍制度的限制,近两年的井喷解决了在这些城市工作和生活过的流动人口的“存量”问题。
这些人在当地工作和生活多年,随着孩子的成长,对当地户口的需求开始增长。
政策真正解决的是存量人口子女的高考问题。
其他方面对流动人口影响不大。
也就是说,“引才”政策的最大竞争,最终沦为解决儿童高考问题,而非真正的“引才”目的,令人痛心。
随着吸引人口政策的出台,在这些人的需求得到解决后,二线城市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外来人口“增加”。
对于许多人口净流出的城市来说,这一增长并不容易。
数据显示,2001年至2010年,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和其他一线城市常住人口年均增长率分别为3.4%、1.9%和0.6%;2011年至2016年,常住人口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5%、1.2%和0.4%。
由于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5%,这意味着许多一线以外的城市和新一线已经开始人口外流。
放弃落户门槛,城市不仅需要“高层次人才”增加外来人口的最大办法,是摒弃所谓的落户门槛,全面开放,而不是畏首畏尾、“半遮半掩”。
近年来,随着各城市“招人”政策的不断更新和落户门槛的不断降低,没有产业和各种配套设施的支持,外来人口难以吸引。
近两年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在吸引外来人口方面再度井喷,说明了这一问题。
虽然深圳等地开始出现中小学学位缺口预警,但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学位缺口将达到7万多个,但这可以从规划层面解决,即,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的匹配,不能以当前人口为基础,而要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人口增长为目标。
事实上,除了京沪全面放开外,可能还会出现短暂的井喷。
从其他城市户口的含金量来看,这种现象很难出现。
即使这样,解决方法也非常简单。
它是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而不是事先用落户门槛来防止。
此外,从中央层面看,我们近两年也在大力推进户籍改革,鼓励京沪以外城市全面开放落户政策,真正实现城市人口增长质量的提高。
许多城市相继开始实施“零门槛落户”。
例如,石家庄率先实现零门槛落户,其次是西安、南通、新乡等城市。
现在,这个阵营又在扩张:9月25日,宜昌市完全取消了城镇落户的限制;10月24日,海南省(除三沙市)取消了对落户的限制;十一月,广西全面开放并取消了对落户的各种限制。
因此,“零门槛落户”已成为一种趋势。
此外,城市应该摒弃“招人”的神话,认为“招人”必须引进高层次人才,即所谓的高端人口,而忽视普通的年轻人口。
城市人口结构要立体化,要有高端人才、产业人才、服务人才等基层人才。
在年轻人回归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背景下,二线城市应尽量打开“门槛”,接纳更多年轻人。
只有引进所有的年轻人,才能丰富城市人口结构,使城市更具活力,体现城市的包容性和开放性。
历史上,任何一个能容纳数百条河流的移民城市都可以成为世界级城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