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每年落户30万还不行,为了人才武汉花尽心思出狠招

武汉是第一批抢人才人口的大城市之一。
早在2017年,当地政府就推出了针对武汉市30岁以下就业创业、拥有稳定住所的本科生和大专生的落户政策,并提供人才公寓,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随后,成都、西安、杭州、南京等城市也纷纷出台人才政策,随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也加入了“抢人战”。
近两年来,武汉“抢人战”的战果被网民评价为“早晚齐聚”:2018年,武汉市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3.08万人。
相比之下,2018年,西安市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73万人,成都市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40.72万人。
一年30万人,落户还不足以成为第一个抢人才人口的大城市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又有了新的举措!据新华社电近日,《武汉市积分管理办法(2019年本)》(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出台。
最大的变化是取消了年度落户的数量限制,累计得分超过75分可以用中文落户。
以一位在武汉生活了三年的30岁以下普通工人为例。
申请武汉市居住证、缴纳武汉市社会保障、在武汉租房三项指标,每年累计5分,每年累计15分,三年累计45分,年龄累计30分。
即使没有高学历,没有自己的产权房,3年积分也能达到武汉户籍的条件。
武汉点落户取消年度数量限制积分入帐是指未在本市登记的人员。
如果不符合当前的准入政策,可以通过积分指标体系获得相应的分数。
总分达到规定分数后,可申请本市常住居民户口。
自2017年10月起,武汉市开始实施积分入户政策。
两年来,共收到有效申请5688件,户籍常住人口4486人这一政策为长期在中国就业、创业、生活的普通劳动者提供了一个进入渠道。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武汉市发改委体制改革办公室负责人介绍,新入户点管理办法从8个方面进行了修订,包括:将入户由“总量控制”调整为“累计得分达到75分,即符合入户条件”,即取消年度落户数量限制。
增加“稳定就业”和“稳定生活”两项基本指标的权重。
武汉市三项租赁、缴纳社会保障、持有有效居留证的项目,每年从2个点增加到5个点,每项最高点将从30个点增加到50个点。
取消高中(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教育奖励指标。
技术职称指标由“初级专业技术资格,初级工30分;中级工60分;中级专业技术资格,80分”调整为“初级专业技术资格或本市缺工种中级工10分”在武汉工作一年以上。
进一步优化年龄结构,吸引青年入户。
年龄指数由“45岁以下产品20分,45岁以上每增加1岁降低1分”调整为“18-30岁产品30分;31-40岁产品20分;41-45岁产品10分”。
增加入户地区指标,引导申请人到新城区落户入户。
增加一票否决权。
有严重犯罪记录或者参加国家禁止的组织、活动的,取消其资格。
去年常住人口增加不足20万人根据城市演化理论,2017年常住人口增长超过10万的城市有12个,其中常住人口增长超过20万的城市有6个,不包括武汉;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超过10万的城市有16个常住人口增长20万以上的9个城市,仍不包括武汉。
数据来源:统计公报和公共媒体报道为什么武汉不能吸引更多的人?作为一个强大的省会城市,武汉的经济优势达到37.72%。
从人口首位(即省会城市常住人口比例,反映省会城市对省会人口的吸引力)来看,2018年,湖北常住人口达到5917万人,武汉常住人口达到1108.1万人,仅占18.73%。
这里介绍西安作为比较。
自2017年实行户籍政策以来,西安已成功突破1000万人口大关,成为超级城市。
截至2018年底,西安市常住人口1037万人,比上年末净增38.7万人。
影响一个地区人口流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周边是否有一个强大的中心城市,特别是省内。
与西安相比,武汉的经济主导地位不低,但人口主导地位差距较大(西安的人口主导地位为25.89%)。
今年5月,在2019年全球服务外包大会上,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提出,武汉要实现三个跨越:“推动城市人口从1000万跃升到2000万,推动GDP从1万亿跃升到2万亿,推动武汉从中心城市跃升到全国中心城市和世界上最明亮的城市。
”目前,国内生产总值超过2万亿的城市只有5个,分别是北上广深和重庆。
2000多万人口的城市是北京、上海和重庆。
广州和深圳的人口不足1500万。
2018年,武汉市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48万亿元,名义增长率为10.72%。
如果名义增长率为10%,预计3-5年武汉市GDP将超过2万亿。
那么,人口增长近900万就在眼前吗?有人测算,截至2011年底,武汉市常住人口为1002万人。
7年来,武汉市常住人口增加了100多万。
如果增长速度保持不变,武汉市常住人口增长1000万还需要70年左右的时间。
事实上,作为劳动力输出大省,湖北人口仍在向长三角和珠三角外流。
资料显示,2017年,湖北常住人口5902万人,户籍人口6141.8万人,缺口239.8万人,均为外出务工和居住人口。
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中国流动人口规模正进入调整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我国劳动力特别是农民工从东部沿海地区回流到中西部地区。
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转移。
在产业流动的同时,劳动力也将优化区域间的人力资本配置。
目前,湖北仍处于人口净流出状态,这也意味着武汉有机会收获人口回流的红利。
武汉每年需新增100所幼儿园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抢人战争的“后遗症”逐渐显现。
如何快速改善公共服务,满足广大市民日益增长的需求,已成为城市间的管理难题。
其中,支持教育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根据武汉市政府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市共有幼儿园1391所,2018年新改扩建的公益性普惠性幼儿园仅54所,与“每年新建100所”相差甚远。
据财经网报道,在“抢人大战”中成绩显著的深圳市,已连续两年发布中小学学位差距预警。
数据显示,以龙岗区为例,2018年,龙岗区全日制学校189所,比上年增加6所,在校生和专任教师分别增长7.8%和8.4%。
然而,2018年,仅龙岗区就有1.96万个小学位缺口。
根据预测,2019年深圳学位缺口将超过7万个。
在教育资源稀缺的大城市,房地产和户口教育资源的结合度很高。
人口涌入的背后是学区房屋的短缺和焦虑的父母。
租房可以解决一些住房问题,但孩子的教育更为关键,”颜跃进说,在这种情况下,开发商需要集中精力,做好教育配套工作。
如何解决激烈竞争后的学位紧缺问题是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必由之路,也是政府和企业在磨合中寻找最优解决方案的迫切需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