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以户籍松绑厚植人口优势,设置过高门槛不利城市发展

合理、公平、顺畅、有序的社会流动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有力支撑,是社会和谐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发表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流动体制和机制改革的意见”。
“意见”提出,全面取消城市居民人口不足300万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300万~500万居民大城市的落户条件,完善常住人口在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的落户整体政策,使居民享有与登记人口相同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保健、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
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积极的因素。
人口流动越顺畅,经济和社会活力就越强。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明确指出,必须消除阻碍劳动和人才社会流动的制度和机制的弊端,使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努力实现自己的发展。
制度机制的弊端之一是城乡二元户籍制度。
为了放宽户籍,放开和放宽对城市落户的限制,事实上,中央政府已经发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信号。
今年1月,“现代都市圈培育与发展指南”提出放开和放宽除个别特大城市外对城市落户的限制,加快消除城乡户籍障碍,全面推进国内外人口城市化进程。
今年4月,“2019年新城市化建设的重点任务”还提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第二类城市应全面取消对落户的限制,居民人口为300万-500万的第一类城市应全面放宽落户条件,全面取消对重点群体的落户限制。
中共中央办公厅发表意见,意味着全国大部分城市将放开和放宽对落户的限制,这对于激发社会流动性的活力,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口流动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就越需要人口的自由流动提供支持。
中国是一个真正的人口流动大国。
2018年,流动人口总数为2.41亿。
自2008年以来,这一数字连续11年保持在2亿以上,每六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在移动。
然而,在一段时间内,由于户籍制度僵化导致的人户分离现象,使得流动人口无法享受同等的公共利益,从而在城市边缘自由。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2亿多农民工和其他常住居民尚未完全融入城市,没有享受到与城市居民完全平等的公共服务和公民权利,“玻璃门”现象更为普遍。
向流动人口开放,放开和放宽对城市落户的限制,构建合理、公平、顺畅、有序的社会流动模式,使流动人口能够进入、生活、融合、就业和创业,是坚持以人为本发展思想的必然要求,也是激发全社会创新和创业创新活力的重要保证。
对各类城市来说,设置过高的落户门槛,限制流动人口的城市化,不利于城市竞争力和吸引力的提升。
近年来,许多城市掀起了一场“抢人之战”,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放开户籍制度。
石家庄、开封、洛阳、新乡、洛河、晋城、宜昌等城市推出“零门槛”落户政策,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取消了落户的保险、居住年限、就业年限等限制。
这表明,消除户籍障碍正在成为社会共识,中央政府的部署推动了户籍制度的改革正在生根。
然而,仍有一些城市没有足够的积极性,开放和放宽落户限制的诚意不够,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努力也不够。
中央政府关于发放户籍的决定原则上和宏观上都是如此,具体落地的实施取决于各城市颁布的具体规定。
然而,自年初以来,许多城市仍未出现任何运动,或未达到“全面自由化和放松”的初衷。
这一次,中共中央办公厅发表的“意见”再次安排了户籍的发放,明确了这一举措对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的社会流动具有重要意义。
各地要提高政治立场,了解自己的利益,加大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力度,为人口有序流动开辟渠道。
户籍发放是一个方面,融入城市是另一个方面。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打开“吸引人”的大门,还要加强“留住人”的服务。
户籍确实很重要,但这并不是选择城市的唯一原因。
公平的教育机会、就业和创业机会、健康保障、住房保障等也非常重要,甚至更重要。
从很大的意义上说,正是因为户籍与教育、就业和创业、医疗保健、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联系在一起,所以户籍才是如此重要。
在城市方面,不仅要全面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而且要大力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使居民人口能够享受与登记人口同等的待遇,真正“吸引人留下来”;相反,如果基本公共服务跟不上,即使完全取消落户限制,也很难释放吸引力。
近几年来,出现了一些人口净外流的现象,许多农民工可以落户而不想要落户,背后的基本公共服务跟不上原因。
随着劳动力红利的不断下降和老龄化压力的不断增大,放开和放宽对城市落户的限制,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已成为大势所趋。
只有建立水平流桥和垂直发展阶梯,才能有效发挥人口优势,形成经济发展的优势。
在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广东,既要有前进的动力,又要有走在全国前列的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