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当前户籍制度改革将以“存量优先”为重点

“十四五”开局之年,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再次明确。
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新型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发展2021年重点任务》,提出要促进农村流动人口有序有效地融入城市,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现城镇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提高农民工市民化素质。
同时,文件再次明确,城镇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将全面取消户籍限制,而实施积分户籍政策的城市,将确保社保缴费年限和居住积分占主要比例。
小编近日采访了中国居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孙文凯。
他指出,当前户籍制度改革将以“存量优先”为重点,预计将有约2亿农民工从农村转移到城市。
孙政才认为,改革最直接的效果将是拉动消费,这可能使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提高1%左右,从而使GDP增速提高0.5-0.6个百分点。
对于新增城市户口人口将对房地产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孙政才表示,政府在放开城市户口的同时,应该更加积极地增加公益性住房的供给。
这既不会增加城市房价的压力,也会增加流动人口进城定居的意愿。
取消户口限制可推动GDP增长约0.5%小编:近年来,户口制度改革不断取得进展。
中央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促进这一进程?户口制度造成的城乡公共服务差距是否开始缩小?孙文凯:2012年,国务院出台了《户口改革指导意见》,2014年以来,大力推进实施,出台了具体政策。
据了解,部分省市从2013年开始改革,2014年以来,全国绝大多数省市都在大力放开户口要求。
2019年,国务院有关文件提出“全面取消300万以下城镇常住人口城镇户口限制”。
今年,这些政策目标再次明确。
在这个过程中,与户籍相关的城乡公共服务和福利的差异正在减弱。
2017年我们在宁波调研时发现,宁波过去有33项福利项目城乡不一,但改革以来基本上是统一的。
中部省份至少一半的福利纳入城乡,近年来进一步推进。
居住证的发放也让外来务工人员在城市中享受到了很大一部分市民福利。
与此同时,北京等一线城市与户口相关的福利差距也大大削弱。
例如,居住证允许你申请学校、买房和租公房。
只要满足一定条件,相关福利自由化的力度还是很大的。
小编:当前的户口改革能带来多少政策红利?经济增长的好处能量化吗?孙文凯:中央的政策原则是“优先存量农民工”,即以农民工存量为户改主体。
目前,流动人口中80%以上是农民工,20%是城际流动人口。
据估计,流动人口2.4亿,农民工存量接近2亿。
如果这些农民工能够改变户口状况,经济效益就相对较大。
从农村户籍到城市户籍,身份意识的变化也相应地带来经济行为的变化。
直接的效果是增加消费。
目前家庭消费与GDP的比例略高于50%。
我们估计,取消户口限制,可以提高1%左右,从而使GDP增长0.5%至0.6个百分点。
但是这些数字很难准确估计,因为其中一些数字不愿意解决。
如果他们买不起公寓,他们就不愿意在城市定居小编:近两年来,城市间,尤其是高校毕业生之间,竞争激烈的“抢工”。
但也有人认为,这种做法含蓄地设置了户口的教育门槛,对农民工不公平。
下一次改革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孙文凯:按照“存量第一”的理念,这种做法不利于解决农民工安顿的问题。
所以近年来一再强调,尽可能将缴纳社保年限和实际居住年限作为主要结算(或整体结算)标准。
但另一方面,现实中农民工的社会保障缴费率确实不高,这对农民工进城并不十分有利,所以其实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在推进城市农民定居的过程中,也存在农民安居意愿弱的问题。
我们2017年的调查发现,约60%的农民不愿意进城定居,这一比例没有明显改善,主要是因为在许多城市,成为永久居民,获得居住证,诱使他们与户籍居民大致相同的福利。
同时,农村农田、宅基地等资产仍有待进一步确认,农民不愿轻易放弃农村户口。
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改革农村产权制度,促进农民城市定居。
但新生代农民工更愿意定居,他们对这些资产的价值也更低。
小编:根据高校毕业生群体,户口如何影响城市间人才流动?孙文凯:抢劫群众采取了各种措施。
典型的是户口、住房和就业补贴。
然而,要留住人才,他们也需要在城市里找到满意的工作和良好的生活氛围。
很多大学毕业生选择搬到一线城市,即使他们找不到户口,主要是因为就业机会更好。
我们以前对北京一些大学的研究表明,毕业后离校的毕业生主要是那些找不到户口的毕业生。
这未必是最佳结果。
如果户籍制度没有门槛,人才将按照市场原则,以最有效的方式作出决定。
户口可能会导致一些本来可以留下的人才流失,虽然会让人才下沉到二线以下城市,但这不是最佳的市场效果。
小编:从城市管理和发展的角度看,户籍改革,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户籍改革,长期以来进展缓慢。
主要原因是什么?孙: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都制定了总人口的配额。
这可能是由于大量人口涌入造成的财政压力,以及城市当局缺乏管理大城市的经验。
早在2003年,郑州就大幅放开了户口限制。
结果,郑州较好的学校人满为患,一个30人的班分配了100名学生。
第二年,这项政策暂停执行。
所以很多人都在强调“户口成本”。
有学者估计,一个农民工落户将给当地财政带来10万元左右的成本。
尽管这些估计大多是粗略的,但至少表明新的户口将给财政支出带来压力。
此外,我认为中国在建设城市群和优化大城市管理方面的经验还不够。
特别是城市群内部行政区划的障碍,限制了区域内户籍人口的自由流动。
小编:现阶段户籍改革哪些城市受益更明显?孙文凯:户口改革对地方发展影响最明显的是那些吸引人口流入的城市。
对于一些离开城市的人来说,户口改革对当地发展影响不大。
例如,哈尔滨早就大大放宽了户口限制,但人口外流仍在继续。
小编:户籍制度改革将给房地产市场带来哪些潜在影响?孙文凯:楼市的情况主要看人口是否真的在增加。
一方面,在很多情况下,影响流动人口最终定居意向的重要因素是财产归属。
如果他们买不起城市里的公寓,他们很可能不愿意在那里定居,甚至将来可能回到农村。
另一方面,随着当前户籍改革的推进,城镇常住居民可以享受的福利政策也在放开,包括公租房的覆盖面以及其他针对常住居民的福利性住房政策。
这就需要政府通过行政手段更加积极地提供这种住房。
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既不会增加城市房价的压力,又可以通过解决流动人口的住房问题,增强他们的定居意愿。
如果在不增加同类福利房供应的情况下取消户口限制,新居民较多的城市可能面临较大的房价上涨压力,或者新居民因购房难而不愿拿到户口,政策就会失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