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专家谈如何深化城市户籍制度、怎么看待积分落户

近日,又一省份放大招!湖北省宣布,除了省会武汉,其他地区取消落户限制。
湖北省发改委近日印发的《2021年全省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工作要点》中明确表示,深度放开放宽城市落户限制,取消除武汉市外全省其他地区落户限制,进一步降低武汉市落户门槛,实行省内户口迁移一地办结机制。
根据《工作要点》,湖北省将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以城市存量农业转移人口为重点,全面取消不合理落户限制,实行基本条件准入制度,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全面融入城市。
二三线城市宽松落户时代来临,如何理解其湖北、云南等省份提出的放宽落户限制在户籍制度改革中的意义?大城市、超大城市在户籍制度改革方面呈现怎样的特点?我国的户籍制度后续如何深化改革?带着这些问题,小编独家专访了中国户籍研究专家王太元。
小编:近日,湖北取消除武汉外其他地区落户限制冲上热搜,另外,陕西、云南、浙江、广东等不少省份已经放开或是在十四五规划中准备放开除省会、特大城市之外的落户限制,你怎么看待近年来国内户籍管理改革方面的发展节奏?王太元:这一波的户籍改革,应该是从2014年8月开始的,因为国务院在2014年7月底下发了一个这方面的通知。
所谓“开放户籍”是一个很奇怪的说法,其实不存在。
中央2014年的政策已经明确,有计划、分层次、有步骤地改革户口迁移政策,当年就明确了县级市及其以下不再调控迁移,根据居民意愿办理落户;随着这五六年改革之后,除了省会城市之外,大多数城市都已经全面简化了落户条件。
小编:大城市、超大城市在户籍制度改革方面呈现怎样的特点?你认为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在放开落户方面还存在哪些难点?王太元:2014年的改革,特大城市改革的特点是“积分落户制”,大中城市的特点是“居住证”,也就是说,今后,除了大学毕业生分配之类特殊情况之外,其他人主要的不是经过特殊审批直接迁移到特大城市、大中城市落户了,而是根据居住年限逐渐从居住转变为户籍人口,按照我们的规范说法是“从非户籍常住人口转变为户籍常住人口”。
放开是针对从前过于严格的审批而言的,不是针对户籍而说的,中国的户籍登记管理,不会有什么放开,户口迁移的办理,手续上还是会严密的,也不会是所谓“放开”。
大学毕业生分配之类特殊类别,还将是按照政策规定办理户籍迁移手续入户。
小编:你怎么看待类似北京的积分落户制度?王太元:应该问的问题是,必须是每个人都能到北京落户才是改革完成的标志吗?积分落户是实现部分人与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之间的双向选择而达成迁徙,居住证是实现其他人与大中城市之间的双向选择而达成迁徙。
小编:如何理解当前部分城市提出的放开户籍限制在户籍制度改革中的意义?王太元:2003年我就说过,大多数人误解了“迁徙自由”,认为,既然要实现迁徙自由,就是政府得保障我想到哪里去落户就能落户哪里,从而享受当地给予所有居民的所有社会待遇。
法律制度意义上的自由,是被动的自由,也就是政府不再限制你做什么了,但能不能落户北京,不能由北京市政府来供给你,而要看你能否与北京市实现双向选择了。
至于各地城市自己以前制定的与国家户籍改革政策不一致的限制规定,一直就是我们户籍改革所要突破的东西嘛。
小编:你怎么评价各大城市通过户籍相关举措的改革来吸引人才,算不算是一种经济、利益与户籍的捆绑?王太元:首先,你现在说的所谓户籍改革,不是整个户籍制度的改革,只是其中的“户口迁移政策调整”部分,我个人2003年就说,自从收容遣送制度废止之后,中国人在法律制度意义上的迁徙自由已经实现了,因为已经没有城市能直接禁止人进城甚至驱赶人离开某个城市了,包括北京也是一样,你要来北京生活、生产,除了重大保卫活动期间不得以限制一下之外,没有人可以直接赶走你,因此,你想在哪里住就可以在哪里住了。
问题是,目前不少人想要的不是合法的居住生活,而是要求享有城市给户籍人口的各种特定待遇,不管把这要求叫做市民待遇还是国民待遇,这就不是“户口迁移政策”所能解决的问题了,超出迁徙自由的范围了。
也就是说,全面实现居住证制度之后,法律制度意义上的迁徙自由,其实已经实现了;而给迁徙加入各种各样的经济待遇,就不是迁徙自由而是国民待遇的问题了。
每个城市给自己的常住居民以特定的待遇,国际上都是如此;正因为如此,我们国家才要全面推行居住证制度,给非户籍常住人口以在本市辖区范围内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待遇。
我们三十几年来想改掉的,不是户籍与经济利益的挂钩,住在不同的城市,其发展机遇、收入水平、消费水准等等事实上是不同的,是密切相关而不可能“脱钩”的;我们要“脱钩”的,是通过行政审批落户从而马上享有的特定经济利益,也就是人们目前还想尽量争取搭的“社会主义包福利”的末班车。
小编:对于后续的改革有什么建议吗?王太元:说到后续改革,我的思路是一贯的。
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方面,继续有计划、分层次、分步骤地放宽迁移限制,我想最近几年的步子并不慢,预计十年之后,除了京沪广深这些国家确定的特大城市之外,都没有必要搞什么“积分落户制”了;第二方面,不断加大各地贯彻“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国家政策的力度,给居住证持有人口赋予更多公共服务,从而稳步降低非户籍常住人口与户籍常住人口之间的差距;第三方面,国家政策加速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的全国转移支付,并同时稳步提升养老等方面的保障标准,逐步缩小这些社会保障在全国城市乡村之间的实际享有水平的差距;第四,国家已经明确,户籍制度将“逐步实现以居住地落户”,也就是说,你在某地居住多长时间之后依照制度自动确定为常住户籍,不再进行户籍迁移审批。
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国家、开放社会、中华文化,从1979年开始的中国改革,其实一直是为全面实现这五大目标而努力的,所有违背这些基本目标的想法和需求,都不可能得到改革政策的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