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有关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2021年5月31日,“六一”儿童节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会议明确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此前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都带来了多方面的影响,那么,三孩政策又会带来哪些影响?首先,最直接的影响体现为三孩政策的实施预计会带来新出生人口的适当增加。
这次生育政策调整并不仅仅是允许生育三胎,更重要的是强调了配套支持措施,减少家庭生育负担。
尽管生育孩子的成本很高,但依然不乏一部分人群能够负担得起生育三孩的成本,并且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也有意愿生育三孩。
因此,政策的实施,对这部分人群来说,无疑是充分满足了他们的生育愿望,特别是实现了家庭生育愿望与社会政策的有机统一。
而配套的支持措施则旨在促进有生育三孩意愿但受经济成本约束仍在观望的人群。
生育政策调整的着力点主要集中于大中城市,而大中城市的生育成本远高于小城市和县城。
因此,如何有效降低生育成本并给予充分的养育支持政策是三孩政策能否取得实质效果的关键因素。
《决定》中明确指出要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
准备生育三孩的夫妇在经历了一孩和二孩的生育之后,很可能已经处于生育的高龄阶段,也就是说生育能力可能已经明显下降,生育风险则可能大幅度提高,因此要再生育三孩,需要采取切实有效的生育服务举措,包括各种生育辅助服务措施,特别是与优生优育相关的各项检查费用的报销政策应及时跟进,切实减轻家庭生育负担,减少高龄生育夫妇的生育焦虑。
三孩生育显然不仅仅要从数量上加以考量,更需要强调质量,保证新出生人口的优质性,实现人口发展的可持续性。
另外,生育并不仅仅是把孩子生下来,更要养育,其中三岁之前的养育尤其耗费时间精力,对此,生育过孩子的夫妇都有过深刻的体会。
对于有三孩生育意愿的家庭而言,相当一部分已经很难再指望老人帮忙照料孩子,这恰恰是他们决定是否生育三孩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阻碍因素。
《决定》中对于普惠托育服务体系的表述正是努力实现家庭养育与社会托育的转化。
大量的研究表明,儿童照料服务的缺乏成为抑制生育意愿最重要的因素,特别是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可及性成为影响人们是否生育二孩和三孩的关键。
对生活于大中城市的人而言,激烈的社会竞争和不断上涨的生活和育儿成本压力,已经成为生育行为的刚性约束,他们不得不在生育与工作之间仔细权衡。
然而,对当前中国而言,生育问题既是一个家庭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家庭和社会共同去面对。
现实的情形是,家庭面临的困境及其对政策支持的需求并没有充分反映在以往社会政策的改革中。
根据德国、法国、丹麦等欧洲国家的经验,相较于产假,职业母亲更倾向于利用儿童照料服务,因而提供儿童照料服务要比育儿假更有效,它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降低生育给女性就业和职业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
国外经验表明,公共托育服务体系的完善直接促进了生育率水平的提高。
以北欧国家为例,正是在公共托育服务体系与相关配套政策的实行下,北欧国家总和生育率虽有波动,但20世纪末以来基本保持在低生育水平1.5之上,明显高于其他欧洲国家。
其次,可以预料,未来几年教育的公平性和均衡性将会有显著提升,住房政策有可能会相应调整。
在单独两孩和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之后的两三年内,新出生人口曾经有明显增加,随之而来的是教育资源紧缺问题。
以北京为例,2020年北京迎来基础教育的入学高峰,学位缺口大约是8万人,优质教育资源更加紧缺。
2020年对应的是2014年前后出生的队列,因而2016年及后续两三年内相对较大规模的新出生人口势必会继续保持教育资源的紧缺局面。
近年来越来越突出的学区房价格高涨现象正是对优势教育资源焦虑的集中体现。
教育资源的紧缺也大幅度提高了家庭教育开支,除了学区房还有各种培训支出,子女教育也需要父母积极参与配合,每个家庭都为子女获得优质教育资源而投入了相当可观的财力和精力,巨额的家庭教育开支和持续的精力投入成为家庭沉重的负担。
教育的公平性和均衡性问题也显著影响了人们的生育意愿,导致相当一部分家庭不愿意多生。
因此,降低家庭教育开支,促进教育公平性和均衡性,是提高生育意愿的一项重要举措。
与之相适应的是,住房限购政策对三孩家庭可能会有所松动。
养育三孩需要有足够的住房空间,因此,促进家庭生育三孩也应支持家庭改善住房。
最后,放开三孩政策是之前系列生育政策调整的稳定延续。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由于人口规模庞大,生育政策的细小调整都有可能会带来可观的结果,因此渐进式政策调整也就成为一种务实举措。
实际上,对于人口政策的基调在十九届五中全会时就已经定下,《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就曾明确指出,“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提高人口素质。
”自2018年起,新出生人口数量持续走低,无论是学界还是社会公众,对于国家可能再次出台生育调整政策均有所预期。
这次放开三孩政策的确定也是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的具体体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