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新一线城市落户难易不一,不少地方力推差别化

7月底,南京发布《南京市积分落户实施办法的通知》,降低了积分入户的门槛:首先,通过积分落户南京需要缴纳的社保年限,从原来的不少于24个月,调整为不少于12个月。
其次,在苏州市参加城镇职工社会保险的,视为在南京缴纳并赋分;在苏州市居住的,视为在南京居住并赋分。
事实上,从新一线城市来看,南京的落户门槛不低,要求取得研究生以上学历或在45周岁以下的本科学历毕业生,或者正在缴纳南京市城镇职工社会保险,且已连续缴纳6个月以上的40周岁以下大专学历毕业生,才可以凭学历入户。
上海户口网发现,部分新一线城市只要求中专或者职院的学历即可落户,如郑州落户的学历只要求中专、职院及以上,且没有年龄限制。
此外,许多新一线城市不断降低落户门槛,但放宽的速度不同。
在放宽落户的背后,不少新一线城市的就业人口增速放缓。
以南京为例,江苏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底,南京的就业人数为462.6万人,2019年南京就业人口仅上涨到464万人。
放宽落户成为吸引人口尤其是劳动年龄人口流入的关键一环,但是落户放宽脚步的快慢,也需要各个城市根据自己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水平来衡量。
新一线城市落户难易不一近期,不少城市在放宽落户限制。
其中,落户难度拔尖的城市——北京,也开始“放下身段”引才,提出全国高校硕士及博士毕业生,北京地区高校、京外地区“双一流”高校本科生均可由用人单位申请办理引进。
和由北京代表的一线城市相比,15个新一线城市的落户整体难度更小,最低中专即可落户,尽管并没有哪一个新一线城市真正完全的“零门槛”。
那么,从学历入户来看,目前各新一线城市的整体情况如何?上海户口网发现,入户的条件一般会有几块规定:是否为本地毕业生、就业情况、社保情况、国家职业资格证书要求、最低学历的要求、年龄等。
综合来看,新一线城市落户门槛最低的城市包括沈阳、郑州、西安等地。
其中,西安提出,普通高等院校、中等职业学校(含技校)毕业或具备国民教育同等学历的人员及留学回国人员可落户。
沈阳提出,技工学校、职业院校及以上在校生和毕业生(含往届)可落户。
郑州也提出,中专以上毕业生、职业(技工)院校毕业生可落户。
可以看到,这三个城市对于落户的要求的门槛都较低,并不要求应届生,也并未提出社保和就业要求,学历的要求也并不高,也并不要求一定是本市毕业。
此外,沈阳还提出,在沈与用人单位依法签订《劳动合同》的就业人员、缴纳职工医疗保险或养老保险的灵活就业人员均可落户。
上海户口网认为,这三个城市的落户门槛在新一线城市中最低,与城市所处位置密切相关。
首先,这三个城市所处省份都是人口外流大省,很多劳动年龄人口外出打工。
其次,这三个城市都致力于打造“强省会”,吸纳更多本省人口流入。
也有新一线城市将落户门槛的学历要求设置较低,但有其他的要求。
比如,重庆提出,应届专科以上和本市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在渝就业的,可申请在城镇地区登记户口;高层次人才不受是否就业限制。
长沙提出,本科及以上学历,凭毕业证、就业报到证或合法稳定就业凭证落户;其他类别高校、职业院校毕业生还需缴纳城镇社保凭证。
宁波提出,具有高中学历、普通中等职业教育或初级技能职业资格,按规定参加本市社会保险满2年,可在合法稳定住所所在地申请登记常住户口。
上海户口网认为,相对较低落户门槛的城市,具备类似的特征:劳动密集型产业发达,部分受益于产业内迁,吸纳劳动力的力量增强;是所在地区的中心城市,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相对丰富,可以承接更多的外来人口转变成户籍人口。
除了最低落户门槛的几个城市,新一线城市中,大专以上的学历或者中级以上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可入户,已经成为一个较为普遍的要求。
比如,佛山提出,具有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资格(需同时具备大专或以上学历),年龄男50周岁以下、女45周岁以下的各类专业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可入户。
也有城市要求对大专落户提出了缴纳社保的要求,比如苏州、南京等地。
相对来说,还有一些新一线城市的落户要求相对较高。
以天津为例,学历入户的最低要求是普通高校毕业生(全日制本科生),一般不超过40周岁。
力推差别化落户尽管落户难易不一,但放宽落户门槛,成为新一线城市的共识。
早在2017年,一些中西部和东北的新一线城市,就已经率先降低落户门槛。
比如,西安2017年3月出台户籍新政,全市实行学历落户只凭身份证、毕业证即可申请办理西安户口,紧接着5月出台“西安人才新政23条”。
沈阳在2017年8月对本科及以上学历推行“先落户后就业”,2018年4月对符合条件的中专以上学历人才均可“先落户后就业”。
2020年4月取消年龄限制,拥有中专、职院及以上学历即可入户。
最近数年,杭州、武汉、郑州、重庆、东莞、合肥、青岛、苏州等多个新一线城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放宽了落户政策。
今年3月,青岛市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学历人才落户条件放宽,具有国家承认大专学历人员以及技工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可以落户。
而在此之前的2018年3月,《青岛市政府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人才落户的最低要求为45周岁以下,具有全日制本科学历或者学士学位的人员。
7月底,南京调整了积分落户的细则,提出通过积分落户南京需要缴纳的社保年限,从原来的不少于24个月,调整为不少于12个月。
为什么?上海户口网发现,一个关键因素是,人口的整体格局在发生改变,就业人口增速放缓,甚至出现一定下跌,成为不少大城市面临的直接问题。
比如,江苏省统计年鉴显示,2013年,苏州的就业人数达到695.2万人。
可是这一数据到2019年为692.6万人,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而刚刚降低落户门槛的青岛,山东省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该市就业人数为590.3万人,这一数字到2019年下降到580.2万人。
此外,沈阳的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数量,在2017年为121.1万人,2019年为119.6万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部分新一线城市就业人口的快速上涨。
2016年,西安的从业人口仅为539.18万人,这一数字在2017年上涨到596.21万人,并在2018年上涨到621.22万人,2019年上涨到645.86万人。
数据来源:各省市统计年鉴注:沈阳为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数,长沙尚无2019年数据在这背后,率先在大城市中放宽落户门槛,确实成为西安吸引人口的重要因素之一。
西安在近十年来人口增加448.51万人,增量位居第二,增幅高达52.97%,在15个新一线城市领跑。
这一方面因为西咸新区由西安代管,另一方面也包括西安落户门槛低,招商引资力度很大,很多大项目来了之后,人才和人口也随之集聚。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过去10年,西安流动人口增长超过100%。
西安常住人口规模快速增长,人口结构呈现年轻化,人口受教育年限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但是,放宽落户还有另外一个影响,这就是对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增加压力。
这使得很多新一线城市采取“差别化落户”的政策。
上海户口网发现,有一些新一线城市比如成都的一直差别化落户,但是今年实施差别化落户的新一线城市更多。
比如,2月18日,南京市政府办公厅提出,全面放宽浦口、六合、溧水、高淳区城镇地区落户限制,对持有上述四区居住证、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6个月以上的人员,即可办理落户。
3月15日,青岛市政府实施分区域、分类别、差别化落户政策,7月2日,青岛西海岸新区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7月4日,杭州市政府提出,要建立差异化落户政策体系。
严格执行核心城区落户限制政策。
通过多项举措引导核心城区过度密集区块人口向“星城”疏解、城市新流入人口向“星城”集聚。
为什么要实行落户差异化政策?上海户口网认为,一方面是国家政策力推;另一方面,中心城区在吸引人口入户时有着更大的吸引力,但由此带来的住房、交通、医疗等公共服务和配套设施压力增加。
此外,城市规划和发展战略上的侧重亦是原因之一。
青岛实行差异化落户政策,与城市发展战略指向西海岸有关。
在山东省发布的12条举措中,也具体提到了将来如何建设西海岸。
目前来看,人口受到大城市吸引仍然是中国人口的重要规律,未来中国大城市对人口尤其是就业人口的竞争将更为激烈,而放宽落户门槛只是增加吸引力中的一环,而且这一步伐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年将继续持续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