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伊核协议会谈下月重启,以色列批准15亿新预算以备空袭伊核设施

从6月开始暂停的重返伊核协议会谈有望重新启动。

负责伊核问题谈判的伊朗副外长巴盖里-卡尼(Ali Bagheri-Kani)10月27日宣布,伊朗将于11月底之前重启与伊核协议相关的会谈。会谈的具体时间将于下周公布。

当天,巴盖里-卡尼与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Enrique Mora)就伊核协议谈判举行商谈。

重返伊核协议是美国总统拜登的外交政策目标之一,伊核协议是奥巴马政府的重要政绩。而拜登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副总统。

今年以来,美国与伊朗在维也纳就重返伊核协议举行了六轮非直接会谈,伊核协议其他签约国也参与其中。但6月伊朗总统大选、强硬派代表莱希上台后,会谈暂停。

眼看今年将结束、谈判迟迟未重启,美国警告,如果外交手段行不通,还有“其他选项”。以色列则摩拳擦掌,批准了15亿美元新预算,以备在有需要时空袭伊朗核设施。

2021年10月18日,伊朗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谈判前景艰难

在前六轮谈判时,伊朗前总统、温和派代表鲁哈尼一直希望能在6月的总统大选前与美国达成协议,以助力温和派和改革派候选人。

当时,美伊公布了一系列进展,包括同意解除对伊朗在石油、石化产品、航运、保险和央行等主要领域的制裁。参会的俄罗斯、德国和欧盟代表均对谈判前景表示乐观,一度称协议“近在咫尺”。

但在取消制裁的范围上,美伊一直存在分歧。伊朗要求美国取消特朗普政府实施的所有制裁,约1600多项;美国则称其准备取消与伊核协议有关的制裁,针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等其他方面的制裁将保留。

在伊朗国内,强硬派一直反对政府让步。大选前,200多名议员联合发表声明,强调如果美国不是“100%”取消制裁,则相当于没有取消任何制裁。

随着莱希出任总统,强硬派在伊朗国内全面占上风。

本周三,外长阿卜杜拉希安表示,重启谈判时,伊朗“不会从6月停下的地方”开始,意味着伊朗将就部分问题重新谈判。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伊朗官员近期重新要求美国解除所有制裁,包括与伊核协议无关的制裁;美国一直反对取消所有制裁。

伊朗官员还要求美国提供保证,确保今后的美国政府不会再退出伊核协议;但美国官员指出,没有哪届政府能做出这样的保证。

伊朗同时也呼吁美国在重启谈判前解冻伊朗存在海外银行的约100亿美元资产,以示诚意。这个要求美国政府也不会满足。

阿卜杜拉希安表示,美国是否重返伊核协议“对我们不重要”,“重要的是谈判结果要有利于伊朗”。

眼看谈判迟迟没有重启,美国也开始放狠话。美国伊朗问题特使马利(Robert Malley)本周表示,虽然在伊核协议问题上美国更倾向于外交手段,但美国也有“其他选项”。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与以色列商讨“B计划”,以应对伊朗不愿意重启谈判的情况。美国媒体猜测,其他选项包括加大制裁和军事打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当时警告,伊朗重返伊核协议的窗口正在关闭。如果伊朗不改变路线,“我们准备好采取其他选项”。

2021年9月17日,伊朗德黑兰,民众在购物中心排队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伊朗忙于应对新冠

自美国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以来,伊朗开始逐步中止履行协议部分规定。

本月初,伊朗原子能组织宣布,该国已经生产了超过120千克的20%丰度浓缩铀。4月起,伊朗开始生产丰度达60%的浓缩铀,武器级别的浓缩铀丰度为90%。当局还在纳坦兹核设施增加1000台离心机。

根据伊核协议规定,伊朗只能存储202.8千克浓缩铀,浓缩铀丰度不能超过3.67%。伊朗此前承诺,如果美国取消制裁、重返伊核协议,伊朗为中止履行协议而采取的措施均可逆转。

但相比重返伊核协议谈判,自出任伊朗总统以来,莱希将内政的重点放在了应对新冠疫情上。

过去两个月,伊朗购入了大量疫苗,仅8月就有3000万剂,而今年前七个月仅1900万剂。官方进口的疫苗中还包括阿斯利康。在鲁哈尼执政时期,强硬派反对伊朗进口西方国家的疫苗。

除阿斯利康,当局还开始允许私人企业进口辉瑞/BioNTech、强生和Moderna。目前伊朗有60%人口接种至少一剂疫苗,35%人口完成接种。

莱希目标将疫苗和应对疫情作为上任后的新政绩。伊朗食品药品局官员指出,进口疫苗是莱希政府的“头号优先工作”。

该官员透露,此前在应对新冠疫情时,只有卫生部单打独斗。但现在,决策都通过疫苗委员会制定,所有阻碍都能迅速清除。

伊朗目前正在经历第六波疫情,日增确诊超过1万例。该国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累计确诊超过588万例,累计死亡超过12.5万人。伊朗卫生部长承认,伊朗的新冠死亡速度已经超过了1980年-1988年伊朗伊拉克战争的致死速度。

以色列空军F15i战斗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色列军事准备

以色列一直反对美国签署伊核协议。本月初,以色列外长拉皮德访问美国时指出,在伊朗核问题上,以色列“保留在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采取行动的权利”。

上周,以色列媒体报道透露,以色列政府批准了15亿美元的新预算,以准备今后可能对伊朗核设施实施军事打击。

这笔预算将用于购买新战机、无人机和能摧毁地下设施的专门武器。伊朗的福尔多核设施位于山区,据称位于地下80米,周围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防空导弹阵地。

在以色列的新预算曝光前,美国空军使用F-15E“攻击鹰”战斗轰炸机首次测试了一种重达5000磅的穿透型钻地制导炸弹GBU-72。

美军现有的钻地弹GBU-28能够穿透约45.7米的地面和至少约4.57米厚的钢筋混凝土。2009年,美国偷偷向以色列出售了GBU-28,但GBU-28无法穿透伊朗福尔多核设施。而以色列现有的战机还无法搭载GBU-72。

今年夏天,以色列政府同意将2022年的国防预算提高到175亿美元。上周,以国防部长甘茨接受议会听证时表示,提高军费是必须的,其用途就是为了准备可能对伊朗核设施实施的空袭。

据以色列媒体最新报道,以空军将于明年开始就袭击伊朗核设施进行训练,军方还被要求就可能的袭击制定作战计划。

近年来,以色列没有停止过袭击伊朗目标。

在叙利亚,以色列频繁空袭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目标;在伊朗本土,以色列多次被控暗示伊朗核科学家、对核设施发动小规模袭击。

今年6月,伊朗首都德黑兰附近卡拉季市一处核设施遭到无人机袭击。遇袭工厂负责更换纳坦兹核设施的受损离心机。纳坦兹核设施是伊朗最大的核设施,4月遭遇爆炸袭击,以色列被控为主谋。

本周,伊朗汽油配给网络系统也遭到网络攻击,影响了全国4300个加油站,导致使用政府补贴加油卡的民众无法加油。伊朗当局已指责外国势力发动袭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