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箭厂】考公的年轻人:我选择工作在「体制内」

判断推理

【题目】耕种:收获

A、点火:煽风

B、结婚:典礼

C、起航:抛锚

D、修改:定稿

这是一道公务员考试真题,如果你没有选C,可能已经被几千人甩在身后。

据统计,今年国考是近10年以来报名热情最高涨的一次,报名人数突破202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51.4万人,增幅34%。

其中,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邮政管理局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由于限制条件少,截至10月24日17时30分,竞争比达到史无前例的20813:1。

而在3个月前,22岁的Howard通过了湖北省事业单位的面试,顺利上岸。

互联网从业人员小郑上班前坚持刷题、上网课,从事业单位辞职以后,如今他想重回体制。

一开始就锚定考公的,或者离开体制又回去的,又或者临近30岁备考的人,徐述冲见过很多。他是某职业教育机构的一名专职教师,从业3年,主要负责培训公考的结构化面试。

“抬头较少”、“有眼神交流”、“眼神飘忽”、“思考较长”、“后果法开头”、“意义开头,内容较少”……

这是武汉市某职业教育机构“2021年事业单位6天6夜面试班”的一场培训。5名“考官”和1名“监督员”、1名“计时员”围坐在基地的“成功厅”。“主考官”徐述冲正在记录每位考生回答问题时的神情表现和内容结构。

某公考面试班模拟现场

而根据地区、时长以及分班种类不同,这种公考面试培训班学费差距较大。以武汉为例,6天6夜的事业单位封闭式面试训练营收费七八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Howard没有报班,选择脱产在家自学备考。以第一名成绩通过笔试的他,全力备战面试。

晨读笔记,是一天的开始。从小寡言的他会在书页中放一面镜子,当作说话对象。到了下午,Howard一般会在微信群和陌生人疯狂对练面试,有时也约线下模拟。约不到人,就用手机录音,反复比对自己的答案和正确答案,总结经验。

Howard对着镜子读笔记

这是Howard第5次考公。

当年临近毕业,一心想要挑战的他,对同龄人考公嗤之以鼻:每天只能在一个小房间里走动,“自己压迫自己”,禁锢自己的神经。但在“遭受社会毒打”以后,Howard发现自己或许更适合这样的地方。

他没法忘记在北京实习的夜晚,加班结束打车回通州,发现app上显示前面排队300多人。

Howard回到故乡。这次他报考了武汉市经开区的城市管理局指挥中心的岗位,报录比大于100:1。为什么考它?他嘿嘿一笑:“离家贼近”。

面试通过后,Howard发消息分享喜讯

他坦言,自己没有什么政治抱负,不图所谓的社会身份,也讨厌和竞争有关的一切。

“那你在体制里追求的是什么?”

“一个庇护所。”没有绩效考核,没有末位淘汰,在国家和政府提供的稳定环境里,尽管也要讲奉献要加班,但只需要照章办事。

做好手头的工作就好了,他认为这会让他重拾对生活的掌控感,从而抵达内心的平和。

“要在自己曾经认为最不自由的机关单位寻找自由。”对自己的变化,Howard也感到有趣。而后者的自由,在他眼里是普希金式的,“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和Howard一样,小郑也是2020届本科生。但他大四出海实习的计划,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而在疫情余波不断的2020年,中国失业加隐性失业人口一度急剧增加。

小郑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为了在风险中寻求保障,小郑报考事业单位,一举考中。可等来的却是在江上“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日子:

每天六七点起床,有时需要查航。没事就是吃饭,聊天,睡醒又是吃饭。

这种巨大的空闲和让人心安的保障收窄了小郑的生活圈——只有新同事,没有亲人旧友,也网住了他向外探索生活的动力。

小郑与爸妈在一起

“这种状态不应该出现在22岁人的身上”,小郑辞职,并在表姐的邀请下,前往成都求职。如今从事互联网销售性质相关工作的他,“整个人看上去开心很多”。

但小郑还是常常感到,成都太大了,乐山就正好。

来自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的小郑,开始想回到乐山。成都的大对他“没有意义”,他去不了那么多地方,也无法忍受快节奏的生活。家人不在身边,也没什么朋友。

回到家乡,小郑与朋友吃宵夜

而在乐山,这样相对较小的地方,民营企业待遇一般,考入体制目前看来是最优解。

这是一种出于对个人生活考量的选择。在他眼里,体制内外,都是工作,没什么不同。

小郑开始第三次考公,报考乐山市公务员,录取率也是百里挑一。

小郑备考中

采访过程中,常常可以读出小郑的内心拉扯。不喜欢上海,但他仍然选择去上海读大学,“应该去大城市看看”;他向往稳定的生活,但当体制内生活过于清闲,又会觉得“年轻人不应该就这样”。

小郑说自己是个矛盾的人,但是并不迷茫。

“当我发现理想状态达不到,我就会去妥协,但我并不感到难过。这就是生活。”而在这种内观式的理想状态追寻中,又始终藏着一把社会戒尺。

“哪儿都是围城,没有绝对的自由。我只是想找到适合我的这一座城。”

小郑依然在寻找,考入事业单位的Howard似乎觉得可以停下:“这份工作也还行,干嘛还要再折磨自己。”

但他没有扔掉公务员备考材料。他说,自己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告别公务员考试。

参考资料

中国青年报 | 2022年国考超202万人报名

第一财经杂志 | 为什么这届年轻人都去考公务员了?

南方周末 | 名校生挺进体制内

厂长语录

“ 为什么选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