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追踪】近万游客滞留额济纳:增加消杀措施和尽快撤离成首要诉求

2021年10月26日下午,上海游客黄明在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小镇酒店接受了滞留8天以来的第5次核酸检测。

一周前,黄明跟随一个20人的自驾游团队驱车来到额济纳旗。“10月17日中午,额济纳旅游群里朋友通知我,这里有病例了。”刚开始游览的队伍当即决定尽快离开,但就在第二天上午9点准备退房的时候,他们接到了当地开始封闭管理通知。

十月中旬以来迅速升级的疫情让额济纳旗这个正处旅游旺季的小城猝不及防。据内蒙古自治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数据,截至10月26日8时至10月27日7时,内蒙古自治区现有本土确诊病例110例,额济纳旗累计达到89例。

疫情导致大量游客滞留。在10月26日举行的发布会上,额济纳旗委副书记、代旗长布和介绍,截至10月25日15时,滞留在额济纳旗的游客共有9412人,主要客源地为上海市、四川省、安徽省、江苏省、甘肃省、广东省等,主要出行方式为旅游专列、旅游包车、自驾游等。

8天以来,黄明陆续加入了多个额济纳旗防控指挥部为滞留游客设置的微信群,有的用来反映生活需求,有的可申请配药服务,还有的提供心理咨询和情绪疏导。

最近几天,黄明一直在焦虑中度过。他服用安眠抑郁药阿普挫仑和降血压的沙坦类药物已超过十年。此次滞留导致数日断药,而住客又不被允许离开酒店,他只能通过各种途径寻求药物。

“我在额济纳旗蒙医医院留言,三天也没有人看。昨天社工说艾司挫仑到了,但分配到了别处。请酒店老板帮忙出去买,但是沙坦类药物本地没有。”最后,黄明只得委托上海的家人把药物寄到阿拉善左旗的接收点,然后再等待工作人员带到酒店。

额济纳旗代旗长布和介绍,此批滞留的9400多名游客中,60岁以上有4476人,80岁以上63人,分布在额济纳旗的110家各大中小宾馆、23个小区民宿里。由于滞留游客中老年人数量多,随着滞留时间推移,药品出现短缺。

为应对用药和就医需求,额济纳旗政府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派专人收集旅行团成员用药需求,由专人购买,送到酒店。同时,网上发布蒙医医院咨询服务电话,采取“线上购药缴费、线下送药上门”全流程零接触服务模式提供购药服务;对额济纳旗难以购买的药物,则会引导游客通过邮寄到盟内疫情风险较低的地方,由政府指定专人接收后,统一通过货运渠道发往额济纳旗。

核酸检测也在更加有序地开展。额济纳旗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10月26日晚向界面新闻介绍,“为减小传染风险,当地许多集中检测点已经撤离。目前正在开展的第5轮核酸检测中,小分队开始针对滞留游客的商铺及酒店进行摸排采集,挨门挨户上门检测。”

据阿拉善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信息,目前阿拉善盟已划拨抗疫专项经费5000万元,接收社会捐助抗疫物资价值1000余万元、捐款200余万元,保障抗疫一线相关人员、居民、滞留游客生活物资189吨、医疗物资24万件。

另外,阿拉善盟还调拨采购生活物资300余吨、能源物资1150吨、医疗物资35万余件。储备生活物资14类4500余吨,其中米、面、油、肉等生活物资可供应10天以上,蔬菜、水果等短期储存物品可供应4—5天。医疗物资19类47万余件,其中防护类物资可供应10天,消杀类物资相对缺乏,正在紧急调运,可在2天内达到15天保障能力。

10月26日上午,阿拉善盟盟委书记、额济纳旗旗委书记代钦深入额济纳旗游客滞留点陶来酒店、金桃来酒店,隔离备用点金洋酒店、瑞枫酒店等地实地督导疫情防控工作,检查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阿拉善盟文化旅游广电局还公开了各领导干部的电话,以方便群众咨询。

此前,为满足滞留游客生活需求,额济纳旗政府还统筹酒店、旅行社、餐饮企业等方面力量从10月22日开始,每日为滞留游客免费提供30元标准的午饭。尽管如此,原本物资及医疗资源并不丰富的额济纳旗仍难以完全满足每一位滞留游客的需要。

在当地一家商务酒店暂住的北京游客申楠,最近就因物资供给问题而感到窘迫。她跟随一个11人的自驾游团队,于10月17日下午来到额济纳旗。10月18日早晨驱车前往景区游览时,被堵在了景区门外,“再开车上高速,发现高速也封了。”

无奈之下,她与旅伴只能重新找酒店住下。“我本人55岁,自驾游的两家人,一半在60岁以上,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患者都有。”申楠说。

虽然其他几顿餐食可由酒店供应,也可以请城里的餐馆外送,但感染者数据的连续攀升使得她们并不放心从城里送来的食物。

而且,在宾馆、民宿等规模较小的游客收留点,免费午餐并不是总能按时到达。据欣建宾馆的滞留游客卢韦反映,最近的午餐有时下午3点才到。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民众和参与抗疫的工作人员在尽可能帮助滞留游客。一位负责收集滞留游客信息的政府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有需要药品的游客,可以通过联系阿拉善左旗疫情防控医药的车辆带过去,这是志愿者的爱心接力行动。”

该工作人员表示,此次疫情为当地民众生活也带来诸多不便,但外界捐赠的物资仍然是优先送给滞留游客,“当地居民自己也艰难,但是仍在捐款捐物,第一批蔬菜送来后,都留给了滞留游客。”

据此前媒体报道,巴彦陶来苏木农牧民纷纷拿出家中的米面,为滞留在景区民宿的游客制作油饼、馒头等食物,由苏木工作人员收集后分发给滞留游客。

而且,在滞留游客的呼吁下,当地政府已规定住宿房间价格每天不超过200元,这尚不及胡杨节期间、黄金周期间费用的一半。

欣建宾馆目前招待了13名滞留游客,宾馆老板胡先生告诉界面新闻,在额济纳旗封闭管理前,这里房费是每晚268元,“政府限定房间价格的规定是10月20日发布,其实在10月18日那天,我就退还了游客168元房费,之后就按每天100元收费。”

疫情对以第三产业为支柱的额济纳旗造成沉重打击。根据2020年阿拉善额济纳旗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前往该地区旅游人次达810万,“实现旅游综合收入78亿元;同比增长14%。在旅游业的引领带动下,交通物流、餐饮住宿、商贸流通等服务业持续火热。”到了2020年,据额济纳旗政府网站信息,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30018万元,较上年减少7056万元,同比下降19.03%。

额济纳旗文旅局一名干部表示,去年疫情已经导致当地旅游收入大幅减少,今年本轮疫情将再次重创旅游业,“本来每年黄金周过后会出现旅游高峰,但今年高峰刚来,疫情就来了。”

10月26日晚,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政府党组成员、副旗长候选人张海明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真的非常遗憾也非常抱歉,突发疫情以后,我们在游客服务、餐饮、超市、生活必需品以及解决渠道等信息公布上不够及时,途经不够多样。造成好多游客在餐饮、购药等方面出现困难,造成了不好的体验,在此向各位游客说声抱歉。”

在额济纳旗心理咨询微信群里,界面新闻了解到,希望增加消杀措施和尽快撤离,是滞留游客最频繁反映的两个问题。申楠表示,目前这种滞留而非隔离的状态仍然存在被感染风险,大家都不放心。

对此,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介绍,关于滞留人员撤离事项,领导正在协调政策,如果有确定信息会及时公布。

据阿拉善盟旅游局消息,10月26日,旅游局开始发布滞留游客返程信息表,收集游客的身份信息、返程目的地以及详细滞留住宿地址,以推动返程事宜。

10月21日,额济纳旗文化旅游广电局发布《致滞留在额济纳旗广大游客朋友的一封信》表示,讲为滞留游客赠送胡杨林旅游区(5A)等3个核心景区门票1张,自2021年起,三年内可免费游览。

这个消息对于10月18日凌晨才到额济纳旗,早上睡醒就成滞留游客的卢韦来说,还算宽慰,想着将来还要再来旅游一次,“毕竟这次什么都没看到,实在遗憾。”

(文中游客为化名,实习记者吴冰冰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