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日报-在WC关注今日热榜新鲜事-77wc.cnWC新闻日报

塔利班新政府长啥样?它还得摆平这些矛盾

多家海外媒体此前报道,阿富汗塔利班最快将于当地时间9月3日公布新政府名单。

但据俄罗斯卫星网最新报道,塔利班发言人卡里米(Bilal Karimi)周五否认了相关消息,称公布新政府名单的具体日期尚未确定,但会在“近期”。

卡里米承诺,新政府将代表所有阿富汗人,“所有阿富汗人都将参与其中”。

有消息称,塔利班新政府架构将与伊朗类似,设立一个管理委员会,由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担任最高领袖。塔利班副领导人之一、主管政治事务的巴拉达尔出任政府首脑。

塔利班分支哈卡尼网络领导人西拉柱丁,以及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之子叶尔孤白也将出任高级官员。

虽然最终名单尚未出炉,但如果塔利班想坐稳位置,阿富汗的民族部落势力是其无法忽视的力量。

巴拉达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塔利班高层

塔利班目前的最高层共有四人: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三名副领导人巴拉达尔、西拉柱丁和叶尔孤白。

阿洪扎达是塔利班元老级成员。但相比武装斗争,他此前主要负责宗教和伊斯兰教法,塔利班的大部分教令都由他发布。2016年接任塔利班最高领导人之前,阿洪扎达曾担任伊斯兰教沙里阿法院首席法官。

阿洪扎达出任塔利班最高领导人之后,其子在2017年对阿富汗政府军目标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多年来,阿洪扎达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巴拉达尔则是塔利班的创始人之一,与塔利班第一代最高领导人奥马尔在反苏战斗中成为朋友。也有说法称奥马尔的妹妹是巴拉达尔的妻子。

巴拉达尔曾负责军事作战,是塔利班的军事战略决策人和指挥官。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奥马尔四处躲藏,巴拉达尔成为塔利班的实际领导人。塔利班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完成重组。

2010年,巴拉达尔在巴基斯坦被逮捕。直到2018年,美国计划加快从阿富汗撤军、准备与塔利班谈判,被视为最合适谈判人选的巴拉达尔获释。

在塔利班与美国的和谈中,巴拉达尔是塔利班的首席代表。他也是第一位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直接通话的塔利班领导人。

另一位副领导人西拉柱丁为哈卡尼网络创始人贾拉鲁丁·哈卡尼之子,哈卡尼网络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曾发动多起引发国际关注的袭击。

奥马尔之子叶尔孤白则在2016年成立金融委员会,通过矿产出口提高了塔利班的收入。

西拉柱丁派与叶尔孤白派在多个问题上存在分歧,包括塔利班与印度的关系。印度一直指责巴基斯坦支持塔利班。

阿富汗北部帕尔万省萨朗山口。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民族部落矛盾

此前,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国呼吁塔利班建立一个覆盖阿富汗各民族的包容性政府。普什图族与非普什图族的矛盾、部落政治以及地方军阀的影响在阿富汗有漫长的历史。

塔利班的核心成员主要为普什图族。但阿富汗是个多民族国家,普什图族占42%左右,塔吉克族占27%,其次为哈扎拉族、乌兹别克族、艾马克族、土库曼族、俾路支族等。

不同民族和部落在习俗、文化和语言上都存在差异。阿富汗以山地为主,旧时交通闭塞,催生了根深蒂固的部落政治。相比国家这一概念,不同民族和部落的人对其所属民族部落的认同感更强。

2018年,阿富汗政府计划推出电子身份证,身份证上对于国籍的标注引发了普什图族和其他民族政客的激烈争斗,甚至大打出手。时任阿富汗总统加尼是普什图人。

普什图政客认为身份证上的国籍应为“阿富汗”(Afghan),但“阿富汗”一词来自波斯语,过去用于指代普什图人。

包括塔吉克族在内的其他民族议员坚决反对,要求在身份证上标注“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同时标出公民所属民族、部落和宗教信仰。

除了已下台的阿富汗政府,塔利班上一次掌权时也亲身体会了民族武装和地方军阀的力量。

1996年塔利班建立政权后,以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为代表的非普什图族地方武装成立北方联盟反对塔利班,阿富汗北部成为反塔武装阵地。美国入侵阿富汗后,北方联盟联合北约推翻了塔利班政权。

如今,前北方联盟军阀和军阀后代在潘杰希尔省抵抗塔利班。逃入乌兹别克斯坦的北方联盟另一创始人、阿前副总统杜斯塔姆和其他军阀代表也在尝试与塔利班谈判,以加入阿富汗新政府。

杜斯塔姆为首的军阀已经放话,如果与塔利班的谈判失败,各军阀将联手组建新组织进行武装抵抗。

哈扎拉人与伊朗

除普什图、塔吉克族之外,阿富汗另一大少数民族是哈扎拉族,占人口的10%到20%。

阿富汗是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占80%以上,普什图族大部分为逊尼派。但哈扎拉族为什叶派。在民族矛盾的基础上,哈扎拉人与塔利班之间还存在教派冲突。

有说法认为哈扎拉人是蒙古人后裔,也有说法是突厥人后裔。哈扎拉人从相貌上就与普什图人有明显区别,更接近东亚人。由于相貌和教派不同,哈扎拉人从普什图人在阿富汗建立王朝开始就备受歧视,大多充当苦力、奴仆。

哈扎拉人。图片来源:Twitter

而阿富汗的邻国伊朗是以什叶派为主的国家,伊朗与塔利班有旧怨。

1998年,当塔利班夺取什叶派圣城、阿富汗北部马扎里沙里夫时,八名伊朗外交官和一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雇员在伊朗领事馆内遇害。

认定塔利班行凶的伊朗一度向边境派出数万军队准备开战,但最终改变了计划。在反塔利班的北方联盟成立后,伊朗为该组织提供了支持。

指责哈扎拉人与伊朗勾结、再加上教派和民族矛盾,塔利班在上一次掌权时对哈扎拉人实施了屠杀并强迫哈扎拉人更改教派。此后,大批哈扎拉人逃往伊朗,伊朗也为哈扎拉人提供军事训练。

在叙利亚内战中,以哈扎拉人为主的“法蒂玛旅”被派往叙利亚协助叙政府作战。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现任指挥官卡尼曾参与组建“法蒂玛旅”,“法蒂玛旅”预计有5000到2万士兵。

当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胜局已定后,“法蒂玛旅”的阿富汗成员陆续回国。据阿富汗国家安全局此前估算,至少有2500到3000名“法蒂玛旅”士兵回到阿富汗,大部分定居在阿富汗中部和西部。

此次塔利班再度掌权,最担忧的也是哈扎拉人。目前,中部瓦尔达克省和代孔迪省的哈扎拉族武装还在继续与塔利班作战。

而这一次,寻求国际认可和外国支持的塔利班正在试图打造新形象,同时进一步拉拢伊朗。美军进驻阿富汗之后,伊朗改变了对塔利班的策略,开始为塔利班提供武器、资金以协助塔利班抗击美军。

在这样的背景下,塔利班对哈扎拉人释放了新信号。

塔利班最高级别的什叶派指挥官马赫迪(Mawlawi Mahdi)向哈扎拉人保证,“他们无需担心,新政府将是所有穆斯林的政府。”

但在实际行动上,已经出现了让哈扎拉人担忧的消息。塔利班8月占领巴米扬省后,炸毁了哈扎拉军阀、阿富汗伊斯兰统一党创始人马扎里(Abdul Ali Mazari)的雕像。

还有消息称,塔利班本周在代孔迪省杀死了14名哈扎拉人,包括12名投降的前政府军士兵和一名8岁女孩。

此前,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萨曼加尼(Habibi Samangani)表示,管理政府与管理武装组织不同,塔利班希望所有民族都能在新政府中有所体现,包括哈扎拉人。他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不能忽视像哈扎拉族这样的社会主要组成部分。

相关文章